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孙永杰

正当业内对于近期在通信领域频频爆发的专利战意犹未尽之时,近日,有报道称诺基亚在美国德州法院对华为提起4起专利侵权诉讼,涉案专利共有9件,被诉的产品包括Nexus 6p, Honor 5x, P8 lite, GX8, Ascend Mate2, SnapTo and Mediapad T1 8.0 Pro。那么问题来了,为何诺基亚会选择此时在美国诉华为专利侵权?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其实在诺基亚起诉华为前不久,华为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东部地区法庭向美国四大运营商之一的T-Mobile提起专利诉讼,控诉后者拒绝与华为达成专利授权协议,并继续使用华为的4G LTE相关通信专利(包含了T-Mobile使用的诺基亚电信设备)。也许正是由于这两起诉讼间隔时间之短造成的巧合,目前可见的业内分析认为,诺基亚此番诉华为专利侵权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为被华为诉讼的T-Mobile“挡驾”。原因很简单,T-Mobile是诺基亚目前在美国,乃至全球市场最重要的客户。

至于重要到什么程度,目前没有具体的统计,但前几年,据称T-Mobile占据了诺基亚电信设备业务的45%左右。从这个意义上看,与其说诺基亚诉华为,不如说此前华为诉T-Mobile触动了诺基亚核心业务的神经,也就是说,如果华为诉T-Mobile的结果有利于华为的话,那么除了T-Mobile外,受到伤害最大的将是诺基亚,甚至这种伤害要甚于被诉主体的T-Mobile。何以见得?

众所周知,自诺基亚将手机业务卖给微软之后,支撑其业务发展(市场份额、营收和利润)就是以运营商为主的电信设备及解决方案。而为了能在这最后也是核心的业务立足,诺基亚在2015年以156亿欧元(约166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了电信设备制造商-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以下简称“阿朗”)。虽然说借助这一巨资并购,诺基亚进入到了去全球电信设备商三甲之列,且在营收方面与排名第二的爱立信相差无几,但与排名第一的华为相比则是相形见绌。例如在过去的2015年,华为收入3950亿元(折合608亿美元,并购阿朗后的新诺基亚营收为291亿美元(诺基亚136亿美元,阿朗155亿美元),仅为华为营收的一半,而在整体业务利润表现上也基本如此。

需要说明的是,尽管外界多数分析认为,诺基亚并购阿朗是为了在电信设备市场追求1+1大于2的规模效应,但从诺基亚并购阿朗之前其连续多年亏损,为了偿还债务,2013年初其与高盛和瑞士信贷两家集团签署了抵押协议,将其拥有的3万多项专利抵押换取22亿美元贷款及知识产权专家估算阿朗的专利价值在54—122亿美元之间看,诺基亚并购阿朗还有一个仅次于追求规模,甚至等同于规模的意义就是阿朗的专利。那么并购之后加之自己已有的专利,可以说诺基亚在专利方面的实力不容小视。

不过就像我们之前所说的,专利本身不是目的,如何将专利背后代表的创新转变成企业核心业务的竞争力,给企业和市场及用户带来实在的价值才是真,否则就陷入到了“惟专利”的怪圈。此前手机产业中的诺基亚(以手机业务为主)、黑莓、Palm等厂商的专利积累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均名列前茅,但它们的手机业务依旧没有摆脱退场或者边缘化的命运就是“惟专利”的明证。

具体到今天的诺基亚(以电信设备及解决方案等为主),从市场表现看,与华为相比,其拥有的专利远未转换成自己所在市场核心业务的竞争力(在专利实力普遍被认为强于华为的情况下,其营收和利润仅是华为的一半),本身就存有如此大的差距,华为又以诉T-Mobile专利侵权间接威胁到诺基亚的核心业务(诉T-Mobile中包含有其使用的诺基亚电信网络设备),此时诺基亚再不出手的话,一旦专利诉讼结果不利于T-Mobile,那么诺基亚不要说在电信设备市场与排名第一的华为竞争,就连刚刚在营收上与排名第二爱立信的持平局面都将难保。而诺基亚惟一可以出手或者帮助自己的武器就是在实际市场竞争中并未发挥应有作用的专利。

除了上述电信设备核心业务外,业内知道,诺基亚是智能手机产业霸主之时,华为的手机业务还在贴牌,但几年光景后的今天,诺基亚只能靠品牌授权来刷下自己的自尊心和存在感,而华为则已经是全球智能手机产业的第三,且成为华为运营商业务之外的第二大业务。昔日的对手,今天如此鲜明的反差对比,诺基亚的“羡慕嫉妒恨”应在情理之中,这从此次诉华为专利侵权中包括诸多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产品可见一斑。当然,除了这个原因外,由于诺基亚将品牌授权给了HMD(生产诺基亚品牌的智能手机),未来的运营商渠道必不可少,尤其是在美国市场,而借助此次诉讼,欲解自己之困的同时,顺水给T-Mobile送个人情,日后HMD进入美国市场时,也好借此说服T-Mobile支持不是。

当然,我们在此并非否认诺基亚在专利方面的实力,据统计,现在的诺基亚专利主要来自其解决方案和网络公司拥有的约3700个专利族(约10000件专利)、阿朗的17500个专利族(约40000件专利)以及诺基亚技术的9900个专利族(30000多件专利),数量可谓庞大。不过再庞大的专利,都有其时效性(专利保护的有效期)。

这里仅以其与手机相关的专利为例,据业内分析,诺基亚手里所持有的发明专利正在以每年100项左右的速度进入失效期,在未来4年内,诺基亚至少有400多项与手机相关的发明专利将会陆续失效,照此速度,预计最快只需10年时间,诺基亚与手机相关的专利将失去价值。所以持续的创新投入才保持专利优势的根本,而这又和企业的核心业务能否保持增长密切相关(事关研发投入的资金来、比例和专利起到的实质性价值)。这也在间接提醒诺基亚,如果不把握每次利用和发挥专利的机会,其价值只能是越来越缩水。从这个角度看,诺基亚针对华为更像是一种“清自家专利库存”式的诉讼。

综上所述,此次诺基亚针对华为的专利诉讼,鉴于二者在核心业务、移动业务等大相径庭的表现以及诺基亚此前并购阿朗的背景、与T-Mobile的关系等,与此前有备而来的诉三星、T-Mobile的华为相比,诺基亚的诉讼更像是无奈之下的仓促应景之举。


上一篇: 炸机频发岂止大疆:只怪无人机产业成熟路还长
下一篇:软银并购ARM:前者找到摇钱树,后者找到靠山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