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5-31

日前,微软发布了自己新的搜索品牌Bing,作为在互联网市场Google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微软此举得到了业内广泛的关注。最近几日,有关微软Bing搜索的评论很多,但大多集中在微软Bing的功能及其与Google的对比上。从国外的评论看,看好微软Bing搜索的比较多,而国内则对微软Bing未来的市场表现,尤其是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则看衰的比较多。那微软此时发布全新的搜索品牌究竟对于微软意味着什么?微软此举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从目前搜索引擎的市场份额看,Google占据着绝对领先的地位。根据Nielsen Online的统计,今年4月,Google在美国搜索市场的占有率是64%,其次是雅虎为16.3%,而微软仅仅以9.9%排在第三位。而美国互联网流量监测机构comScore此前发布的统计数据也显示,今年4月期间,Google在美国搜索市场的份额为64.2%,雅虎为20.4%,而微软仅为8.2%。所以从发展趋势看,近段时间,微软在搜索市场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其市场份额处在缓慢下滑的状态,当微软在互联网市场砸了数十亿美元之后,其依旧亏损的现实,让微软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互联网战略。基于这样的事实,微软发布全新的Bing搜索,并耗资1亿美元进行品牌推广,对于微软自身来说是一剂强心针,即首先向外界证明自己在互联网领域誓与Google试比高的战略未改。

 

尽管有评论和技术测试显示,微软的Bing搜索在搜索的某些功能上与Google相比具有一定的优势,但在品牌上仍具有一定的差距,这是不容忽视的事实。对此,微软在线服务部门总裁陆奇也坦言了这点。之前的微软的Live搜索的市场表现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一点。那么此次微软全新的Bing搜索也会面临同样的挑战。其次,就是用户的使用习惯。这点是既与品牌知名度相关,更与产品的性能和体验相关。笔者在此想说的是,即使是微软的Bing搜索在某些性能和体验上超越了Google,但用户接受和转换搜索引擎仍要需要不短的时间。这点与软件的操作系统市场和办公软件市场中具有很高的相似性。况且微软的BingGoogle相比,并非是绝对的超越。所以笔者认为,Bing搜索对于微软来说,无非是让Google的攻势收敛一些,延缓其对于自己领域的拓展。因为Google除了在电子邮件、IM等互联网领域与微软存在激烈的竞争外,更令微软担心的是Google已经将触角延伸到了微软传统的优势领域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例如GoogleAndroid操作系统(据称已经有基于Android的上网本)和Google Apps。因为业内都知道,微软的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现在仍然是微软最主要的业务和最重要的收入和利润的来源。并且是支撑其向互联网市场持续发力和投入的坚强后盾。这个城池哪怕有点滴的闪失,对于微软的整个业务都会造成致命的伤害。当然这里笔者并非说微软在搜索引擎市场竞争乏术,只是对于Google来讲,微软要想在搜索引擎市场挑战Google领先的地位,从目前来看还仅仅是个理想。

 

谈及理想,就不得不不言及现实。就在微软发布Bing搜索的同时,雅虎CEO巴茨再次对外界声称其在搜索引擎领域与微软合作或者出售雅虎搜索引擎的重要性。但从巴茨的口吻和条件看,其合作,甚至是出售自家搜索引擎业务的苛刻。由此笔者联想到自从微软首次提出并购雅虎之后,业内有关微软和雅虎间的传闻就从未中断过。其间,双方的高层也像折饼似地时而承认双方的合作,时而又出面否认。从这里可以看出,微软对于雅虎搜索引擎业务的垂涎似乎始终并为放弃,双方的博弈也从未停止过。而雅虎CEO巴茨对于雅虎前后矛盾的定位,即说雅虎不是一家搜索引擎公司,又说搜索业务对于雅虎至关重要,这里也显现出了雅虎对于自己搜索业务的鸡肋之感。也许巴茨最近的表态更真实一些,即只要价钱合适,雅虎就会出售自己的搜索业务。其实早在微软和雅虎当初就并购一事谈判破裂之时,笔者就曾撰文称,一旦微软决定独自杀入搜索引擎市场,首当其冲受到威胁的不是Google而是雅虎。因为就像前面所说的,毕竟雅虎目前只是占据着20%左右的搜索引擎市场份额,与Google相比,微软最容易实现和最现实的对手是雅虎。从这个意义上看,微软此次Bing搜索可能最现实的目标是雅虎。即通过自身的行动,向雅虎发出警告,逼迫雅虎做出决定,而且应该是不苛刻的决定。毕竟雅虎还是排在搜索引擎市场老二的位置,虽说份额与Google差距不小,但如果加上微软目前的份额,也可以达到Google的一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Google恐怕就真的坐不住了。也许在微软的预期中,能够达到搜索引擎市场30%40%的占有率,微软就已经可以称得上挑战Google,并能给Google以实质性的威胁了。

 

通过上面的分析,笔者认为,当外界纷纷将微软的Bing视为Google挑战的时候,微软的1亿美元的费用没有白花,因为从微软此次推出Bing的战略看,除了引发轰动效应外,其背后最现实的动机和最易实现的是再次给雅虎施压,最好的结果是让雅虎将自己的搜索业务卖给自己,最差的结果是以优惠的条件与雅虎进行搜索业务的合作。原因很简单,无论从品牌还是市场份额看,雅虎在搜索领域对于微软的意义重大。中国有句俗话:项公舞剑意在沛公。笔者这里想说的是,微软Bing名义上是要挑战Google,但实际上要打击的是雅虎。因为唯有将现实中排名第二的雅虎干掉(并购或合作),这才是微软实现挑战Google理想的第一步。

2009-05-13

近日,IDC发布了全球PC软件第六次年度盗版研究报告,该报告认为,由于PC销售在盗版率较高的国家的快速增长,抵消了其它地区的改善,致使全球的软件盗版率连续两年上升,从2007年的38%上升到2008年的41%。即全球软件的平均盗版率是41%,而具体到中国,中国的PC软件盗版率在2008年下降了2个百分点,达到80%。这是继20032007年的5年间减低10个百分点之后的又一次降低。与此同时,美国国际知识产权联盟(Internation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Alliance)也发布了2009IIPA 特别301报告称,2008年中国商业软件的盗版率为79%,导致损失达29.4亿美元。同时,报告还列出了382009年需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政策的国家,中国被列为重点观察对象。报告同时指出,中国目前仍是世界上盗版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作为互联网、宽带和移动设备渗透领先的国家,中国却成为了数码盗版的天堂。

 

这两个报告一出,立即引起了国内软件同行和业内人士的质疑,当然质疑的核心是该报告过高地估计了中国软件市场的盗版率。其实早在去年美国BSA(商业软件联盟)发布2007年全球软件盗版报告的时候,中国软件市场的盗版率就成为了争议的焦点。当时,BSA认为中国软件市场的盗版率在82%左右,但中国民间机构互联网实验室所从事中国软件盗版率的调查显示,2007年的中国计算机盗版率为41%。国外和国内的统计的软件盗版率的差距竟然在1倍以上。为此,当时有媒体和业内人士认为,国外在妖魔化中国的软件盗版。但后来随即发生的“番茄花园”盗版事件无疑成为了所谓中国软件盗版率的一个很好的抽样检查,其结果令人震惊,至少我们在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上的盗版率不但远远高于互联网实验室41%的统计,更高于BSA统计的82%。随后微软启动的“正版软件增值计划”提供的正版WindowsOffice验证也在国人当中引发了激烈的争论。抛开敏感的盗版率不谈,其实这两个事件背后反映出的是盗版软件现象确实存在,承认这一点很重要。

 

回到今天的软件盗版率调查上,从目前我们提出质疑的软件企业有金山、江民等来看,按照金山软件公司发言人许晓辉的话说,其热门软件WPS、词霸都是免费的,这里笔者质疑的是,那金山去年赢得的数千万元的WPS订单是怎么回事?如果使用这些WPS的用户(主要是政府和企业用户)也使用盗版的WPS(盗版的WPS确实有)的话,金山会做何评价?其实金山提供的WPS是有免费和付费之说的。换句话说,给个人提供的免费WPS和提供给企业付费的WPS功能上肯定有差别,否则还怎么会存在这几千万的大单。至于说到江民,笔者想问的是,同样如果你的合作伙伴预装的不是正版的杀毒软件(恐怕江民有相当部分的收入和PC厂商的有一定使用时间的预装,过后用户仍需要付费升级),或者是有人破解你的升级程序,可以畅通无阻免费升级的话,江民的态度会是怎样的?

 

除了厂商之外,国家知识产权总局相关人士也我们的软件产业产值在大幅上升,增长率有40%,来驳斥BSA对于中国软件盗版率的统计是错误的。这里笔者疑惑的是,为何不能换个角度看看问题,如果我们的软件盗版率再低一些的话,我们软件产值的增长会是多少?也许是80%。看来把重心放在持续降低我们市场的软件盗版上才是根本。

 

尽管BSAIDC一直未对外公开其统计的方法,但由于企业级的应用软件不易盗版或者说者关系着使用企业的切身利益,所以他们所谓的盗版主要针对的是微软既面向企业又面向个人的微软和Adobe的相关软件。例如微软的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等。这一点和中国的软件情况极为相似。所以笔者认为,BSAIDC所指盗版更多是以微软和Adobe为主,而我们盗版最严重的是也是在微软的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这一领域。尽管如此,在BSA的成员里,我们依然可以看到CASAP、趋势科技以及一些PC厂商及存储公司这些不存在被盗版或者被盗版很少的企业,为何?因为盗版关乎的已经不是某个硬件或者软件公司的利益,而是一个国家整个的知识产权和创新环境,关乎的是一个国家软件产业的发展。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看,80%也好,40%或者更低也罢,盗版率的高低只是反映一个国家软件市场盗版的基本情况,不管盗版率高低;不管是遭受盗版影响大还是小,或者几乎是不受影响的软件企业,只要盗版存在,反盗版就应该成为业内及所有软件企业的共识和责任,反盗版的力度就不应该减弱,从这个意义上看,我们是否更应该将关注的重点放在如何反盗版上,向社会多多宣传盗版的危害,集思广益反盗版的措施,完善我们的反盗版机制和法律,其实笔者在看到BSAIDC反盗版报告的时候,更关注的是人家对于盗版危害的分析和提出的建议举措,例如BSA就在其盗版报告中分析了盗版对于国家经济的影响及提出了降低软件盗版、实现经济收益的五点建议,相比之下,我们除了在盗版率这个数字上反复争执之外,鲜见有这类最具实质性的报告和争论,而这些才是最终唤起国人使用正版软件意识,将反盗版提升到国家发展战略高度最具说服力的论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