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5-15

先是美国的微软公司,今天是美国的英特尔公司;先是微软的6.8 12亿美元的罚款,今天英特尔公司14.5亿美元的罚金,二者相继创造了欧盟反垄断史上的最高罚金记录。不幸的是,微软今天再次因为在其Windows系统中的IE浏览器而面临欧盟的再一次反垄断调查。那么接下来的反垄断对象会是谁?Google还是IBM?至少有报道称,欧盟已经将Google列为了下一个目标,其实不管下一个目标是谁,笔者看到的事实是,多数美国的IT巨头正在成为欧盟反垄断猎杀的目标。为何美国的IT公司频频成为欧盟反垄断的头号标靶?为何欧盟能够可以顺利地从它们的身上攫取到高额的罚金?这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从常识的角度理解,美国的IT企业很容易直观上被理解成是垄断性的企业。例如无论是在全球500强或者是全球百强公司的排名中,美国的IT公司总是名列前茅,而从领域划分看,美国的IT公司也牢牢掌握着主动权。比如在IT基础架构中的软件产业有微软,芯片产业有英特尔,互联网产业有Google,作为IT基础架构中的一员,这些公司无疑引导和主宰着IT行业的发展。相比之下,欧盟所在欧洲的IT企业竞争力和影响力远远不及美国的IT企业,但却是IT支出的大户。许多欧洲的企业采用的都是美国IT公司的产品、解决方案和服务。例如此次被判垄断的英特尔的营收的30%就来自欧洲。而微软、IBM、惠普等知名IT企业的收入中,欧洲市场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所以欧盟就具备了以市场要挟美国IT企业遵从其所谓反垄断条款的筹码。而且从笔者上面所说的市场表现上看,欧洲的消费者和用户更容易理解欧盟打着保护创新和消费者利益的旗号打击美国公司所谓垄断的行为。

 

其次就是美国的IT产业的竞争的充分性、公平性和监管力度早已超越了国界。例如此次欧盟对于英特尔垄断的判罚的起因是同属于美国芯片产业的美国AMD公司的诉讼。而美国的微软公司近日也以欧盟调查微软Windows捆绑IE是否垄断会造成Google的垄断为由,希望欧盟先行调查Google在欧洲可能存在的垄断行为。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Google也是一家美国的公司。从这点上看,美国的IT企业早已经超越了以贸易保护主义闻名的欧洲,欧盟恰巧利用了这一点,按俗话说,就是让美国的IT企业鹬蚌相争,自己坐收渔翁之利。但也许就是这种保护主义,有可能会使得欧洲IT企业的竞争力不断削弱。此外,就在欧盟为了贸易保护主义而肆意挥舞反垄断大棒的时候,美国的奥巴马政府也正在加紧对美国企业垄断行为的监管,这之中也包括了微软、Google等。也许有人不能理解,欧盟一直在惩罚美国企业,为何美国政府还要雪上加霜呢?这无疑又是美国产业环境的开放性和公平性所致,也是美国IT企业领先于其他国家IT企业的关键。也许欧盟真的该向人家学习一下,反垄断先从自己这边下手。

 

其实这些年,欧洲IT企业的竞争力下滑,甚至是占优势的领域也频频受到美国IT企业的冲击和威胁。例如目前仍是手机产业老大的诺基亚,在遭受美国RIM手机和微软的Windows Mobile的冲击的同时,美国苹果公司的iPhone的异军突起更让诺基亚感到恐慌,尤其是在经济危机来临之时,诺基亚的抗冲击能力远不如它的美国竞争对手。再看目前统治手机芯片市场的ARM公司,随着英特尔制程和架构技术的不断演进,其已经开始进入ARM的地盘来攻城掠地了,相反,ARM进入英特尔的X86市场则显得困难重重,也许用不了多少年,ARM会切身感受到对手的威力。从这个意义上上看,欧洲的IT公司无论是技术的前瞻性还是市场的把握上,都处在美国的IT企业之后,所以以反垄断的名义,即可以打击美国IT企业的进攻势头,又可以为欧洲的IT企业赢得时间。一箭双雕,欧盟何乐而不为呢,况且这样做,也会赢得欧洲IT企业和消费者的支持。

 

如果说,欧盟对于微软的反垄断惩罚还具有反垄断意味的话,今天对于英特尔的反垄断罚款则显得含金量不足,颇有白来的面包不吃白不吃之嫌。也许欧盟的反垄断面包还要继续吃下去,毕竟目前它吃到了甜头,可问题是,这个面包还能吃多久?毕竟这面包是人家的,总没有吃自己的面包硬气和来得长久及保险。

2009-05-14

昨天,欧盟对于英特尔终于下手了,14.5亿美元的重罚(相当于英特尔去年利润的1/3),而且是立即执行。对此外界的评论众说纷纭。但笔者认为,此番判英特尔在PC处理器市场垄断的根本原因是英特尔在处理器市场,尤其近两年走得太快了,总是在超速行驶,没有给你的对手以喘息的机会。当对手觉得已经无法赶超的时候,另辟蹊径,让英特尔前进的速度慢下来,也自在情理之中。

 

这种超速行驶,首先体现在弯道的超车技术。业内知道,当X86处理器市场进入双核时代的初期,其竞争对手是先于自己推出双核处理器产品的。但随后英特尔采取的一系列技术和市场的营销策略,使得自己在这个弯道上再度超越了对手,由此而踏上了超速行驶的旅程。在随后迈向多核(主要是以四核开始)的道路上,英特尔如法炮制其在双核市场的策略,并且乘对手频频失误之机,再次将对手甩在了身后。接着在决定芯片产业如何继续前行,摩尔定律如何延续的关键岔道上,英特尔以在X86处理器市场首次采用45纳米制程,而在新的道路上继续领跑,更可怕的是,英特尔的Tick-Tock模式会让它始终保持一种超速行驶的状态。

 

其次是在新兴市场的开拓上,英特尔的超速也体现得过于明显。当经济危机让全球PC市场增长放缓之际,英特尔的“凌动”处理器成就了一个新兴的上网本市场,并且成为了目前及未来一段时间中拉动PC市场增长的核心。可惜的是,英特尔这次再次成为了孤独的舞者,对手只能望其项背,给人的感觉仍是速度太快了。

 

第三就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英特尔得益于它在制程等技术方面的优势,开始向除了笔记本之外的更小的移动设备领域行驶,例如MID(移动互联网设备),甚至是智能手机领域。这一次,它确实进入一个本不应该属于它的危险的市场。谁都知道,在这个市场,属于欧洲的ARM公司是领头羊,而超速的惯性,势必在未来会给其造成不小的伤害,一向以贸易保护主义闻名的欧盟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了。当然,欧盟可能还有更深的想法,迫使英特尔的速度降下来,让你的同城对手与你并行,至少要追英特尔的尾。谁都知道,汽车追尾时,多数情况下,是追尾的车损失更加惨重,而高速行驶的汽车并行更是何等的危险。

 

第四英特尔的超速还体现在了对于合作伙伴的所谓折扣上。其实给合作伙伴的折扣已经是业内的潜规则了,可是英特尔相对于对手而言,做得有些过了,直至欧盟将这个潜规则作为了垄断的证据之一。其实之前,英特尔在这条路上已经知道自己超速了,只是减速减得有些慢和晚了。

 

第五英特尔的超速对于用户来说是产品的更新太快,可选择的范围太大了。什么酷睿、博锐;什么至强、安腾;什么45纳米,32纳米;什么上网本,MID……人家欧盟就是以你没有给市场和用户充分选择的权利为依据判你垄断的,也许英特尔未来应该精简产品了。

 

总之,此次欧盟判罚英特尔垄断,笔者认为就是源于上述英特尔在处理器市场的超速行驶,超速自然就会有人来阻止和惩罚你,并且殃及自身。在处理器的世界,有些人不愿意看到英特尔绝尘而去的背影,而喜欢与你并肩同行。那么未来英特尔应该考虑把速度降下来,可话又说回来,一向以偏执狂才能生存为准则的英特尔能够把速度降下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