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1-04

文/孙永杰

近日,有传闻称,在魅族2017年的手机产品规划中出现了搭载高通芯片的魅族手机,并借此推断,魅族将很快或者已经与高通签订了专利授权协议。果不其然,就在传闻的次日,推断就变成了现实,即魅族与高通正式签订专利授权协议。鉴于此前魅族在中国多数主流手机相关企业均与高通签订专利授权协议的大势之下,以种种理由不与高通签订专利授权协议,甚至因此引发高通在中国、德国、法国和美国对自己发起专利诉讼,此次双方的签约意义深远。

首先对于魅族来说,正如魅族科技总裁白永祥所言:这次合作一定会为用户、渠道、股东、员工共赢的局面添砖加瓦。白永祥所言颇有道理。在即将过去的2016年,虽然魅族先后发布了近14款左右的机型,但由于未能与高通签订专利授权协议而无法“名正言顺”地在手机中使用高通芯片,导致其尽管手机发布的款式在国产手机厂商中名列前茅,但从实际的市场表现看却并不理想。

更为关键的是,由于缺席了高通的芯片,魅族的手机始终不能抹去其给市场和用户一直留下的中低端品牌的烙印,同时也让市场和用户失去了更多的选择,尤其是在智能手机产业遭遇创新瓶颈,更多创新需要来自底层芯片创新的驱动(例如被业内看好的AR/VR、AI等最终决定其实际表现和体验的是核心底层芯片的创新和支持)的当下,缺乏高通芯片的支持和助力,始终是魅族手机进一步发展和前行的“痛”,也是业内为何一直呼吁魅族应尽快推出搭载高通芯片魅族手机以提升自身竞争力和用户体验的主要原因。所幸的是,随着此次魅族与高通专利授权协议的签订,业内、市场和用户的期望将在不远的将来变成现实。

其次对于高通来说,因屡屡不与高通签订专利授权协议而被某些业内人士称为“最后的武士”的魅族最终与自己签订专利授权协议,加之此前已经有120多家中国手机等相关企业与高通签订专利授权协议,再次证明了高通专利授权商业模式存在的合理性和其给相关授权企业带来的价值。

提及给企业带来的价值,众所周知,过去的2016年,中国智能手机厂商高速扩张,华为、OPPO、vivo等均有惊人的增长,但是摩根士丹利(大摩)预言,2017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恐会触顶。究其原因,主要是在2016年,华为、OPPO、vivo的高速增长攫取到了大部分的换机用户,而鉴于2017年苹果和三星新的旗舰机对诸多新技术的采用,势必会分流新的换机用户。基于此,海外市场的争夺对于中国手机厂商就显得尤为重要。若受限海外市场布局、缺少专利支持等因素,国内手机厂商将只能局限在国内市场销售,不仅增长有限,激烈的价格竞争可能进一步压缩获利空间。

由此来看,要想进一步发展(更多获取市场份额和利润),海外市场将是2017年中国手机厂商的重点,这之中专利的作用至关重要。而基于之前小米、OPPO和vivo先后在海外市场遭遇专利诉讼得现实,专利壁垒依旧是多数中国手机厂商“出海”难以逾越的“软肋”,不过随着中国手机厂商与高通专利授权协议的签订,该“软肋”将会得到最大程度的化解。需要说明的是,从近期诺基亚对苹果在多国、多项专利的诉讼看,未来海外市场专利壁垒只能是有增无减,这似乎再次证明了国内多数手机厂商与在通讯产业具有强大创新和专利储备的高通签订专利授权协议战略的明智和正确。

除了上述给相关签约企业带来的实际价值外,魅族最终与高通专利授权协议的签订也说明尽管认知的道路曲折,但中国企业对于知识产权的尊重最终还是彼此达成了共识,而这种共识,势必会间接增加中国企业的创新力和专利的积累,这一点从最早与高通签订专利授权协议的中国厂商华为的表现中,已经得到了很好的证明。通过与苹果签订专利交叉授权且在专利交叉授权数量上远超苹果、在中国、美国首先发起对于三星的专利诉讼、在美国起诉T-Mobile专利侵权等,华为已经是中国企业尊重知识产权基础上自我创新的代表,且这种创新在促进当下中国手机产业的转型、升级,满足国内市场消费升级的趋势中实现了自我价值。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此次魅族与高通专利授权协议的签订,不仅是简单地对于签约双方的共赢,更是对于中国手机产业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增强的检验,并对未来中国手机厂商的战略布局和业务发展起到深远的影响。

2016-12-26

文/孙永杰

2016年即将过去,这一年中相信诸位ICT业内人士听得最多的词就是AI(人工智能),无论是企业还是媒体,凡是和ICT着边的,都多少要冠以AI的字眼,否则就有OUT之嫌。但实际情况又如何呢?

所谓追根溯源。这里我们不妨回溯下今年比较重要或者说引起媒体和业内对于AI关注或者炒作的几个节点或者说是标志性事件,而对于这些标志性事件的解读和延展无疑会让我们看到AI的本质。

一、谷歌旗下AI公司DeepMind开发的Alpha Go神经网络在与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中以绝对优势获胜,进而引发了业内对于AI的关注,之后AI开始频频出现在科技媒体和企业的报道中;

二、谷歌主打AI的无人驾驶汽车在路侧中出现首例事故和特斯拉的Autopilot(自动驾驶系统)频频出现的致死事故,尽管是负面的新闻,但还是激发了业内对于AI的关注,并以自动和无人驾驶汽车的热炒体现出来;

三、是亚马逊装有Alex语音识别技术的Echo音箱所谓的畅销以及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 Mary Meeker 发布 2016 年度网络趋势报告时对于Echo以及AI的热捧和向好的预测;

四、美国总统大选中名为MogIA的人工智能系统成功预测出川普将成为美国总统;

五、是图形芯片公司或者说是其自己标榜为人工智能公司的英伟达股价的暴涨。

首先我们看下Alpha Go在围棋中战胜李世石究竟依靠的是什么?其实对于计算机与人类在棋类的博弈,早在1997年计算机首次击败了等级分排名世界第一的棋手。加里•卡斯帕罗夫以2.5:3.5 1胜2负3平)输给IBM的计算机程序“深蓝”,当时全球媒体和高科技界都惊呼标志着人工智能进入了新时代。此前1988年,“深蓝”的上一代“深思”是第一个赢过国际象棋特级大师的电脑;1996年,“深蓝”成了第一个赢了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的电脑。需要说明的是。深蓝重1270公斤,有32个大脑(微处理器),每秒钟可以计算2亿步,输入了一百多年来优秀棋手的对局两百多万局。

相比之下,AlphaGo最初通过模仿人类玩家,尝试匹配职业棋手的过往棋局,其数据库中约含3000万步棋,计算能力是当初“深蓝”的3万倍。这里我们看到的与“深蓝”相比最大的不同是AlphaGo在数据和计算能力上的优势。在此也许有人会说AlphaGo赢在其庞大复杂的神经网络,但根据Tian yuandong和AlphaGo的论文,如果不做任何搜索(实际上考验的是计算能力),只是根据“棋感”(其实就是估值函数),CNN(神经网络)最好能达到KGS 3d的水平,也就是业余1段的水平。而MCTS算法在没有Value Network的情况下在9×9的棋盘上能战胜人类高手,其实印证了AlphaGo在残局的实力是搜索(计算)起重要作用,也就是残局的计算能力碾压人类。但众所周知的事实是,计算机的计算能力远强于人类早已经是常识。

对此,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芮勇在评价AlphaGo时曾对媒体表示:今天所有的人工智能几乎都是来自于人类过去的大数据,没有任何一个领域的能力源自自我意识,不管是象棋还是围棋,计算机都是从人类过去的棋谱中学习。其他领域也是类似,计算机在做图像识别的时候,也是从人类已有的大数据中学习了大量的图片。在面对人类从来没有教过的问题时,计算机就会一窍不通。假如让 AlphaGo 去下跳棋,它就会完全傻掉。甚至说把围棋的棋盘稍作修改,从 19×19 的格子变成 21×21 的格子,AlphaGo 都招架不住,但是人类就没有问题。

牛津英语词典对智能(intelligence)的定义为“获取并应用知识的能力”。以数字经济麻省理工学院(MIT)数字经济倡议的研究员兼AI意见领袖汤姆•达文波特(Tom Davenport)的话来说:“深度学习并不是深刻的学习。”另一位专家奥伦•埃佐尼(Allen Institute of AI)也有类似意见:“AI只是简单的数学的大规模执行。”简单说,现在的AI实质只是一种强大的计算方式,并没有达到人脑那种堪称智能的方式。而花了15年的时间在IBM研究院和IBM Watson团队工作的专家Michelle Zhou,作为该领域的专家,其将AI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识别智能,在更加强大的计算机里运行的算法能从大量文本中识别模式和获取主题,甚至能从几个句子获取整个文章的意义;第二个阶段是认知智能,机器已经超越模式识别,而且开始从数据中做出推论;第三个阶段的实现要等到我们能创建像人类一样思考、行动的虚拟人类才行,而我们现在只处于第一阶段,“识别智能”,也就是说,人们说的“人工智能”里面有很大一部分其实是数据分析,还是原来的套路或者说是“旧瓶装新酒”而已。

无独有偶,如果说上述AlphaGo最终还是依靠强大的计算能力体现出所谓AI优势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们要说的谷歌和特斯拉的自动和无人驾驶汽车则在简单的数据分析上都出现了偏差。

最典型的表现就是此前一直被吹捧的谷歌无人驾驶汽车,今年在时速低于2英里的情况下竟然发生了交通事故,且按责任划分当属谷歌。如果我们拿当时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发生事故时的选择和结果与此次人机大战中的每步棋的选择与结果比较的话,对于AI(例如AlphaGo)来说,前者不知道要容易多少倍(谷歌无人驾驶系统比人类最大的优势就是预判对方的行为,并做出应对),可惜的是,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在这次事故中体现出了智能系统没能完全判断准确人类的行为,还做出了最令人失望,可能也是最有悖于人类驾驶员的选择,并最终导致事故的发生。

至于特斯拉,在今年屡屡发生事故之后,其升级了到了Autopilot 2.0系统,并发布了第二段自动驾驶技术的演示视频。官方声称 Autopilot 2.0 系统的硬件得到了相当巨大的提升,环车共配备 8 个摄像头,达到 360 度全车范围覆盖,最远检测可达 250 米。另外搭载了 12 个超声波传感器用于视觉系统的补充,对物体的距离、软硬精准度有更大的提升。增强版的前置雷达可以穿越雨、雾、尘环境,丰富视觉系统的探测数据。特别是里面集成了 Nvidia PX2 处理芯片,运算能力比起第一代自动驾驶系统要高 40 倍。尽管如此,通过视频分析中出现的诸如无论有没有来往车,每一次需要转弯时都会停下来再继续转弯;逼停了了一辆正常行驶的白色小车以及在完成一次转弯之后,突然无缘无故自动刹车等诸多问题看,Autopilot 2.0依然没有逃出计算能力和大数据简单分析结果呈现的范畴,并非真正的AI系统。

提及亚马逊的Echo,其实就是语音搜索和识别,而提及此领域,苹果的Siri、微软的Cortana或Google Now早就与智能手机绑定,但我们看到更多的实际应用场景是人们经常以搞笑的方式误听或者误解语音指令。关于语音搜索,谷歌依然在致力于克服诸如语音识别、自然语言理解、对话理解的挑战上,而这些挑战早在3年前就已经存在。而从亚马逊Echo的诸如语音查询天气或新闻、播放 Spotify 音乐、预约 Uber 叫车、订购披萨外送等应用看,这些在手机上早已实现,其有别于手机的AI特性究竟体现在哪里呢?

相反,尽管语音识别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多数人仍会沿用手势操作和触摸界面。在可预见的未来,这种趋势恐怕难以改变。究其原因,主要在于语音识别服务需要依赖庞大的数据和具有捕捉自然状态下的真实对话的能力才是真正的AI。所以尽管在语音识别上,有些厂商称其识别率已经实现90%以上,但基于自然状态下真实对话的能力要求,就算是95%的准确率也不足以满足人们的需求。而在被问及何时才能通过自然语言与数字助理交流,并得到满意的答案时,即便是对最高水平的神经网络学家而言,这项技术仍然有很多谜团有待解开。有很多工作只能通过不断试错来改进,没有人敢保证某项技术调整可能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根据现有的技术和方法,这一过程大约要耗费数年时间,甚至有专家称,我们永远无法知道何时能够实现突破,何时能让Alexa和Siri与人类展开真正的对话。

可见,即便是今年被热捧的亚马逊Echo也并非真正的AI,只是其在特定环境下(例如室内和特定的数据库)的表现强于相应的对手而已。

至于AI在美国总统大选中的预测,我们这里暂且不说那些预测失败的所谓AI系统,仅就成功预测大选结果的MogIA系统,其公司创始人Rai也承认,目前AI系统对“讽刺表达”、“反话”的识别能力有限,网民们的言论可能被系统错误解读。比如,即使特朗普的Twitter账号下有大量的网民互动,也不代表这部分网民倾向于支持特朗普,但相关话题的活跃度会被AI系统归入民意预测依据看,其根本具备真正的AI能力,其侥幸猜中的成分很大。其实纵观此次美国总统大选的AI预测之战,无论是赢家还是输家,其背后反映出的AI在数据和算法上均存在或主观或客观的缺陷,并导致最终的结果也存在相当偶然的因素,

最后看以AI名义股价暴涨的英伟达。我们先看看最新季度英伟达的财报表现。总营收20亿美元,同比增长53.6%。其中图形芯片部门的营收在其总营收中占比85%,同比增长52.9%,为17亿美元;数据中心业务同比增长两倍,为2.4亿美元;汽车业务同比增长60.8%,为1.27亿美元。从营收的构成上,不难看出,支撑英伟达的核心业务依旧是传统PC市场的图形芯片(独立显卡),而涉及到AI相关领域或者是与AI密切相关(例如数据中心)业务的营收仅占到其总营收的1/10左右。所以仅从营收看,英伟达远称不上是一家AI芯片公司。至于所谓与AI相关的收入,无非是诸如谷歌、微软、特斯拉这些主打AI概念的公司需要计算能力更为强大的芯片而已。而英伟达的GPU(图形芯片)恰好满足了这种强计算能力的需求。此外,从英伟达爆发的与英特尔在所谓AI芯片谁强谁劣的口水战中,双方均强调或者说惟一强调的核心依然是在计算能力上看,所谓的AI能力只是双方计算能力上的一种博弈而已,与AI似乎没有任何的关联。

综上所述,通过今年与AI相关的重要节点和事件看,其实所谓的AI依旧是计算能力和大数据简单分析输出的一种深化,尽管各家都打着AI的名义,但按照真正AI的定义和应用场景看,不要说实现真正的AI,就连基本的计算能力、大数据分析和输出上都存在不足,甚至是误判。

2016-12-23

近日,诺基亚向德国和美国3家法院对苹果提起诉讼,状告后者侵犯其32项技术专利。而最新的消息称,诺基亚已经扩大了对于苹果专利诉讼的国家。那么问题来了,为何诺基亚要在此时对苹果提起专利诉讼?背后的原因究竟什么?

众所周知,自诺基亚将手机业务卖给微软之后,支撑其业务发展(市场份额、营收和利润)就是以运营商为主的电信设备及解决方案。而为了能在这最后也是核心的业务立足,诺基亚在2015年以156亿欧元(约166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了电信设备制造商-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以下简称“阿朗”)。虽然说借助这一巨资并购,诺基亚进入到了去全球电信设备商三甲之列,且在营收方面与排名第二的爱立信相差无几,但与排名第一的华为相比仍是相形见绌。例如在过去的2015年,华为收入3950亿元(折合608亿美元,并购阿朗后的新诺基亚营收为291亿美元(诺基亚136亿美元,阿朗155亿美元),仅为华为营收的一半,而在整体业务利润表现上也基本如此。由此可以看出,在未来传统的电信设备和解决方案市场,爱立信将是诺基亚最直面的对手。但不幸的是,二者均陷入了因为电信设备升级周期而导致的其业绩下滑的困境。

据悉,由于最新一代的4G移动网络市场已经饱和,这使得各大网络设备商不得不依赖于相关设备的扩容升级。同时,各大电信运营商也在推动虚拟网络,这意味着其在网络硬件设备上的开支更小且市场增长前景十分有限,而新一轮网络升级周期最早也要在2020年左右开始,这种客观的市场环境均反映到了爱立信与诺基亚的财报中。

例如最新财报显示,爱立信今年第三季度营业利润从上年同期的51亿瑞典克朗降至3亿瑞典克朗,降幅达93%,营收下降14%,为511亿瑞典克朗。同样,诺基亚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网络设备业务的营收和利润均出现下降,具体表现在营收59.5亿欧元,同比下降7%。其中网络设备营收下降了12%,为53.2亿欧元;运营利润为5.56亿欧元(6.06亿美元),同比下降18%,只是由于最近收购阿朗后削减成本,其业绩表现好于竞争对手爱立信而已。所以对于爱立信和诺基亚来说,在2020年之前,至少应该找到可以“解近渴”(保持或者改善业绩)的方法。

与传统电信业务的营收和利润大幅下滑相比,在专利授权方面,爱立信和诺基亚则完全是冰火两重天,尤其是爱立信,专利授权已经成为其营收和利润新的增长点。从2G到如今的4G和未来的5G,爱立信都积累了大量的技术专利,目前它在全球共申请35000多项专利,去年爱立信知识产权收入达到144亿瑞典克朗(约合114亿人民币),为其近三年来营收之最。

再来看诺基亚,尽管外界多数分析认为,诺基亚并购阿朗是为了在电信设备市场追求1+1大于2的规模效应,但从诺基亚并购阿朗之前其连续多年亏损,为了偿还债务,2013年初其与高盛和瑞士信贷两家集团签署了抵押协议,将其拥有的3万多项专利抵押换取22亿美元贷款及知识产权专家估算阿朗的专利价值在54—122亿美元之间看,诺基亚并购阿朗还有一个仅次于追求规模,甚至等同于规模的意义就是阿朗的专利。那么并购之后加之自己已有的专利,可以说诺基亚在专利方面丝毫不逊色于爱立信。

据统计,现在的诺基亚专利主要来自其解决方案和网络公司拥有的约3700个专利族(约10000件专利)、阿朗的17500个专利族(约40000件专利)以及诺基亚技术的9900个专利族(30000多件专利),数量可谓庞大,只是这些专利的商业价值亟待进一步释放而已。而我们在此之所以说是进一步释放,是因为此前诺基亚已经尝到过专利带来的甜头,据称其去年全年利润同比大增102%的主要原因就是专利授权。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再庞大的专利,都有其时效性(专利保护的有效期)。这里仅以其与手机相关的专利为例,据业内分析,诺基亚手里所持有的发明专利正在以每年100项左右的速度进入失效期,在未来4年内,诺基亚至少有400多项与手机相关的发明专利将会陆续失效,照此速度,预计最快只需10年时间,诺基亚与手机相关的专利将失去价值。此时不再加以利用更待何时?

既然如此,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诉讼对象的选择。业内也许还记得去年爱立信与苹果的专利诉讼,最终双方以和解告终,为此苹果与爱立信签定了一份长达7年的专利授权协议。而回溯该诉讼的始末,苹果与爱立信之间的专利大战最早发生在去年的1月,当时是苹果首先对爱立信提出上诉,指责对方的LTE专利授权费用过高。按照苹果方面说辞,爱立信收取授权费用的标准基于一部完整设备的售价,而不单单是整合其授权技术的零部件,但不久之后,苹果就遭到了爱立信的反诉,后者称他们向苹果授权LTE专利的合约早已到期,但苹果迟迟不愿意签订新的合作合同,爱立信甚至还要求法院禁售iPhone。不知业内从这个诉讼始末看到了什么?

我们看到的是,尽管苹果被业内冠以创新的头衔,但在与传统电信运营商的专利较量中屡占下风,除了此次与爱立信专利诉讼先诉后败外,更早些时候与诺基亚的专利诉讼中也没有胜绩,尤其是在今年,苹果还与华为签定了专利授权协议,而从双方授权专利的数量看苹果显然不如华为,种种这些,让诺基亚再次看到苹果在与传统电信运营商的专利储备相比,只是个“软柿子”,所以此次再拿苹果下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其实不仅是与传统电信运营商相比,苹果在历来的专利战中均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势,就算是在与三星的专利诉讼中,虽然表面上是赢了,但从最终的赔偿金额看,与当初的预期也是相距甚远。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此次诺基亚诉苹果专利侵权,是诺基亚解目前其传统电信业务业绩下滑和向未来新的网络设备需求爆发过渡的解近渴之举,而同处境的爱立信无疑给了其很好的前车之鉴。

2016-12-20

文/孙永杰

2016年即将过去,这一年,全球智能手机产业增速放缓,但竞争却是异常惨烈,市场格局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这之中某些厂商得意,自然也不乏失意人。

三星:意外“炸机”毁掉一手好牌 长期损失难估量

要说今年最失意的手机厂商非三星莫属。究其原因自然是业内熟知的其被普遍看好的Note7因为电池缺陷而导致“炸机”被迫全部召回和停售。据称,因为此次“炸机”,三星与此相关的损失高达60亿美元,而这已经通过三星最新的第三季度财报得到了证实,即其智能手机业务所属的三星电子第三季度整体营业利润下降了30%至5.2万亿韩元,其中移动部门的运营利润比去年下降了96%,创下了自推出Galaxy系列以来的最低纪录。并且在未来的一个季度在营收和利润上还会得到体现。

如果说营收和利润的下滑只是“炸机”对于三星短期的负面效应,那么让公众心中的三星品牌形象因此大打折扣才是长期难以估量的损失。据Market Strategies最新调查数据显示,总体来看,有33%三星用户表达了可能购买iPhone 7的意愿。而较为有趣的是,有近半数(45%)的Galaxy Note用户希望购入最新的iPhone机型,这明显高出了其它三星设备用户,看来Galaxy Note 7的“炸机”确实对三星的品牌产生了相当的负面影响。

苹果:创新乏力 痛失对手赐予的反弹良机

在过去的两年中,美国苹果公司从未遇到如此好的市场环境,首先是旗下的iPhone 6大卖,然后便是死对手三星的Galaxy Note 7因“炸机”停产停售。然而,今年苹果在很大程度上没能利用好三星电子赐予自己的良机。就销量而言,其iPhone业务也在下滑。据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最新的数据显示,苹果在全球智能手机的市场份额较2014年以来几乎腰斩。

例如在今年的第三季度,苹果售出了4300万部iPhone,连续三个季度同比下滑,其iOS市场份额仅仅高于10%。而另据一份来自市场统计机构 CIRP 发布的报告,与去年的 iPhone 6s/6s Plus 相比,今年的 iPhone 7 系列手机对 Android 用户的吸引力明显下降了,即自从 iPhone 7 上市至今,只有 17% 的购买者原来是使用 Android 手机的。而在一年之前有 26% 的 iPhone 6s/6s Plus 购买者是 Android 用户。也就是说,促进 iPhone 7 系列手机销量的仍然是来自于苹果老用户。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苹果iPhone的创新确实乏善可陈,更失意的是这种创新乏力通过错失三星Note7“炸机”的机会而又被放大。

黑莓:屡屡自救无果 关闭手机业务

曾几何时,黑莓手机是高端智能手机的代名词,尤其在911恐怖袭击之后风靡北美洲乃至全球,实体全键盘的设计也成为黑莓的标志性特色,但在今年黑莓却宣布将会停止智能手机业务(外包给了其他厂商)。

虽然若干年之前黑莓推出了全新版本的移动操作系统,且屡屡自救,但是仍然无法停止市场份额的下跌,在北美、欧洲等重要市场,黑莓手机的份额早已经跌到了个位数。究其原因,多年来,黑莓一直将旗下的手机产品定位于商务手机,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商务手机并没有脱离消费电子产品的行列,黑莓并不能在 iPhone 出现之后让自己的手机产品流行起来,这是黑莓手机市场份额被压缩的一大原因。

此外,自程守宗接任黑莓CEO,先后向竞争对手的平台开放的自己的BBM等核心应用,直至放弃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投入到Android阵营,这从某种程度上也极大削弱了黑莓在智能手机市场差异化的竞争实力。

微软:停售与资产减记 Windows Phone名存实亡

2016年,微软手机业务的主旋律就是裁员、停售和资产减记。例如对于并购的诺基亚在去年减记的基础上,今年再次减记9.5亿美美元,可以说当初微软斥资72亿美元左右并购的诺基亚手机业务价值已经损失殆尽。值得一提的是,惟一的智能手机品牌Lumia又宣布停售,并被业内普遍认为是微软退出智能手机产业的前兆。

业内的预测并非没有市场依据。Kantar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和2015年相比,Windows Phone销售份额在2016年继续下降,在几乎每个单一市场销售份额都呈下降趋势。例如,在德国,Windows Phone销售份额从7.6%下降到3.3%,下降幅度不少于4.3%,而在英国,销售份额从9.8%下降到3.6%(下降6.2%)。根据Kantar数据,Windows Phone销售份额同比下降7.1%,在意大利市场,这个数字是7.8%。值得一提的是,微软Windows Phone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为零。面对如此形势,尽管微软声称不会退出手机市场,但名存实亡已是不争的事实。

小米:出货量暴跌 中国“苹果”光鲜不在

不知业内是否记得,被称为中国的“苹果”的小米2014年进行融资时,公司估值达到了460亿美元,一度成为全球最具价值初创公司。当时,小米也是中国最受欢迎和市场份额排名第一的智能手机厂商,并计划拓展全球市场。但去年,小米未能实现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目标。IDC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小米中国市场智能手机销量又下滑了45%。至此,小米不仅在今年失去了在中国智能手机冠军的宝座,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排名也跌出了前五。

对于小米在今年出货量的下滑,业内分析认为主要是小米此前主打的“性价比”手机模式遭遇了以华为、OPPO和vivo的“质价比”手机模式的冲击,加之中国手机市场用户购买方式从线上到线下与线上并重的变化,小米曾经屡试不爽的互联网营销方式的竞争力大幅下滑,线下渠道的短板日益凸显。而从产品层面看,除了今年年底前发布的小米MIX因为设计而引发关注外,其他均未能在市场和用户中引起反响,支撑小米手机的仍是千元档的红米系列手机,更令业内担心的是,即便如此,小米已经对外宣称,它的手机业务是不挣钱的。

联想:频繁“换帅” 难改手机下滑颓势

与小米类似,联想曾经是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第三和中国手机市场的第二,但由于产品竞争乏力,尤其是并购摩托罗拉移动之后,联想一直处在“换帅”之中,并延续到今年。最典型的表现就是今年手机业务的掌门人再次易主。而伴随着“换帅”,联想的手机战略也始终处在摇摆中。例如今后联想手机将全部采用并购来的摩托罗拉品牌,之前联想的自有品牌Vibe和ZUK将会消失(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尽管如此调整,但联想手机无论是在出货量还是营收上均未能止住下跌的势头,最新的统计显示,联想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出货量已经跌破千万,虽然海外市场,尤其是印度市场增长迅猛,但仍难以弥补中国市场的损失,未来前景堪忧。

乐视:资金链断裂 引发业内对其全生态模式质疑

我们之所以将乐视列为2016年失意的手机厂商之一,主要原因不在于其仍在以成本价来销售手机和该业务的巨额亏损,而是其时至年底曝出的资金链断裂所导致的业内对于其全生态模式质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换言之,乐视手机资金链的断裂是乐视近期遭业内质疑和危机的导火索。而鉴于乐视手机无论是从营收还是亏损的角度,其都已经是乐视生态重要的组成部分看,虽然乐视和业内认为汽车才是关系乐视未来的业务,但我们认为,无论未来乐视模式是成功还是失败,手机业务的表现如何其实才是关键,所谓成也手机败也手机,不信就走着瞧吧!

锤子;“情怀”已逝 再好的产品也流于同质化

也许业内认为我们将锤子列为失意的手机厂商打抱不平,毕竟今年锤子发布的第三代手机Smartisan M1 和 M1L在业内和市场受到了好评,不过我们想说的是,在当下智能手机产业中国内外对手如林的今天,没有任何独特与手机相关的产业链和营销优势的锤子手机能好到哪里去或者说其真正能让用户购买的差异化优势是什么?联想之前锤子手机最大的卖点之一是其创始人罗永浩的“情怀”,而从Smartisan M1 和 M1L产品看,这种“情怀”显然已经不复存在。当一个企业从之初的产品就实无创新和差异化,仅靠“情怀”维系,最终被现实击得粉碎之后,又无奈回归现实,也许锤子手机的存在就是个商业悖论。

魅族:看似盈利 但欠的债总要还

与锤子类似,业内对于我们将魅族列为最失意的厂商也会存有异议,因为今年魅族不仅类似“演唱会”的新品发布不断(据称发布了14款手机新品),尤其是近期还宣布今年其手机业务是盈利的,不过我们从之前市调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对于全球智能手机产业利润的调查中中国手机企业华为、OPPO和vivo的盈利状况(结合出货量)看,即便是魅族盈利,恐怕也是寥寥无几,但有一点魅族没有提及的就是今年其被高通在中国及海外市场的专利诉讼直到今天依然没有结果,而从今年中国手机企业纷纷和高通签定专利授权协议看,魅族的这笔帐(无论是判决还是和解)迟早是要还的,至于还了这笔帐后,魅族的盈利状况会如何?也许今年看似盈利的利好,可能潜伏着更大的失意。

酷派:名存实亡 已沦为手机产业的“祥林嫂”

自打与360成立合资公司和让乐视入股以来,酷派就一直没有交上好运。酷派集团此前发布公告称,预计公司今年预计将净亏损30亿港元(约合26.6619亿元人民币),这与2015年酷派23.25亿港元净利润形成了鲜明对比。对此,瑞信发表研究报告,将酷派集团的目标价由1.2港元降至0.9港元,维持“跑输大市”评级。其实一个企业因为暂时的困难出现亏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独立重新崛起的勇气,这点从其变相卖身360和乐视可见一斑,好歹也是中国手机产业“中华酷联”的一员,看看人家联想、中兴,虽然业绩下滑或者不理想,但仍在支撑。而我们将酷派列为今年最失意的厂商之一,主要原因是因为其失去了企业的独立性和调性,我们都不知道以后的酷派手机到底掺有哪家的血统,但其沦为手机产业的祥林嫂已是不争的事实。

注:本文将刊发于12月25日出版的《通信世界》杂志“年终盘点”专辑,略有增减

2016-12-16

众所周知,2016年曾经被业内认为是VR(虚拟现实)的爆发年,但时值年末,种种数据显示,VR市场非但没有爆发,反而不如预期,原因何在?未来VR还有前景吗?

不知业内是否还记得,在Facebook和HTC发布自己VR头盔时,业内曾经将VR爆发的瓶颈归于与VR头盔配套的硬件(主要是PC)不符合VR的要求,但最终的事实却证明在硬件层面并非如此。

根据调研机构 Canalys 的最新统计数据,无论是索尼的 PSVR,还是更贵的 HTC Vive 和 Oculus Rift,今年 VR 头戴的总出货量将在 200 万左右。其中主流的PlayStation VR 出货量为80 万;HTC Vive 为50 万左右;Oculus Rift 最多40 万。

那么与之相对应或者说满足上述VR头盔的硬件出货量是多少呢?PlayStation 4 官方公布的销量已经达到了 5000 万,而支持VR Ready的PC数量是1500万(仅指使用了英伟达GeForce显卡的PC),并未计算采用AMD显卡的PC,也就是说支持VR头盔的PC数量最保守的估计也至少在1500万以上,按照这个比例,满足VR硬件需求的PC用户中,仅有6%购买了VR头盔,而据游戏分发平台Steam相关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已经有大约10%的Steam用户,其电脑配置达到了VR的要求。也就是存在着大约1500万的用户电脑的跑得动VR内容,但这其中购买VR头盔的,却只有3%。至于索尼的PSVR,其购买率也仅为4%。

同样在针对智能手机的移动VR市场,谷歌希望利用DayDream来实现Android版VR头盔的标准化,但是这款设备的出货量只有25万台左右,只有它之前预期的一半。三星虽然为Gear VR做了大量的宣传推广,但是该设备今年的销量也不会超过230万台,而这些与智能手机的出货量相比,更是可以忽略不计。由此来看,这背后VR硬件设备的技术局限(体积、重量、性能的平衡,刷新率等)恐怕才是主要原因。

在此,也许业内认为硬件本身是阻碍VR爆发的主要原因,其实事实还远不止于此。根据VR科技媒体Upload和美国博钦律师事务所(Perkins Coie)近日联合展开的调查让人感到有些意外。在大多数受访者看来,硬件的高售价或者VR市场的“小众属性”不是阻碍VR在消费者市场普及的主要担忧。相反,他们把“缺乏有吸引力的内容,用户体验问题以及成本”列为了未来几年VR普及的主要障碍,而Steam VR——最早上线的VR应用分发平台的分析显示,VR,VR only游戏的平均装机量和平均游戏时间大幅落后,特别是平均游戏时间,基本都是别的类型的游戏的1/5—1/7左右,这似乎也佐证了VR内容不仅匮乏而且不具备吸引力(缺乏对于用户的黏性)。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内容匮乏或者对用户缺乏黏性呢?

最主要的原因是当下VR的开放者(包括游戏)挣不到钱。对此,Eerie Bear Games的乔•拉达克(Joe Radak)最近撰文警告称:如果现在去开发VR游戏,很有可能血本无归。

拉达克的警告值得警惕。他是益智游戏《Light Repair Team#4》的开发者,这款游戏是HTC Vive上的推荐游戏之一,而且在绝大多数游戏玩家在Steam上都给出了积极的正面评价,每次下载他可获得8美元收入。然而到目前为止,拉达克已经在这个项目上亏损了3.6万美元。究其原因,主要是目前排他协议将开发者限制在一个平台上,只能为这个平台开发游戏,进而增加了开发者的成本,还有一点不容忽略的就是市场和用户对于VR的认知度依然很低,据Parks Associates的最新研究显示,63%的美国人对VR不熟甚至一无所知,只有约6%的男性和2.5%的女性对购买VR头盔感兴趣。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最好的VR游戏也可能挣不到钱。既然挣不到钱,又谈何让开发者开发高质量的VR游戏或者应用,这里VR在应用上显然陷入了产业的恶性循环。

如果说上述是VR产业在硬件和软件(应用)主观上阻碍自身发展的话,从客观角度看,AR的兴起在某种程度上也冲淡了VR的风头。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16年暑期上线的Pokemon Go,该应用目前已经超过了5亿次的下载量,所有玩家的总行走里程已经超过了28亿英里。根据分析公司BI Intelligence报道。AR和VR的市场总值将在2020年达到162亿美元。该公司相信AR将会比VR有更多收入。

究其原因,首先在交互性及趣味性上,AR能够满足用户的体验感,让用户在现实世界中能够真实的感受到虚拟世界中的模拟事务,这样,既增强了用户使用的趣味性,又保证了使用者与技术之间的互动性;其次是在社交方面,AR不会把使用者与真实世界隔开,即虽然虚拟现实能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更多的便捷,可以让人们在处于虚拟的环境中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但只能带给用户一个虚幻的世界,让用户独处在同一空间,而AR注重的是在于与周围人员的互动,包含对对方眼神、神情。你可以在看到现实环境的同时,同时和好友视频通话、处理文档、演示内容、进行游戏体验。

对此,有分析认为,VR提供了一种“倒退”式的消费,不可长时间持续,人们会对其感觉到无聊并厌烦;AR提供了一种“靠前”的消费模式—积极与参与,人们可以和周围的朋友一起交流分享购买体验,其空间是开放的。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2016年VR之所以雷声大雨点小的主要原因在于VR自身(硬件和软件等)并未形成良性循环,而并非之前业内预计的相关硬件(例如PC)没有准备好,加之AR的冲击,这也让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VR真的具有相当的市场空间吗?

2016-12-13

文/孙永杰

近期,乐视因为诸多负面消息而成为业内和媒体关注的焦点,本以为这一系列的负面可以让蒙眼狂奔的乐视能借此好好反思,但从近日乐视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贾跃亭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发表的言论来看,其非但没有反思,反而更显执迷不悟,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其称乐视不仅能造车,而且还会是世界上最适合造车的企业。那么问题来了,贾跃亭凭什么说乐视是世界上最适合造成的企业?乐视在造车上有何独特优势?

1

其实看未来的汽车产业,不管是电动汽车还是自动甚至是无人驾驶汽车,都是传统汽车与现代科技的结合。也就是说现在涉足汽车产业的门槛较之前要高得多,除了要熟悉这两个领域的产业规律外,最大的挑战是二者在技术、制造等诸多方面的有机融合,这也是为何直到今天,代表传统汽车产业的厂商和代表未来汽车产业发展方向的科技企业没有任何一家在所谓的未来汽车产业中可以独树一帜的主要原因。我们仅以科技企业造车代表的特斯拉为例,来看看科技企业造车的短板在哪?

特斯拉曾经是电动车行业或者说是科技企业造车的代表之一,但是伴随着自动驾驶系统致死事故和太多的产品瑕疵,该公司正逐步摧毁自己在消费者心中的美好形象。

近日美国权威机构进行的调查显示,特斯拉已成为最不可靠的汽车品牌之一。例如据美国权威的“消费者报告”杂志中的可靠性调查显示,特斯拉在一共29个厂商中,排名仅为25位。其中许多消费者反映,特斯拉新推出的Model X(属于SUV)车型出现了一系列功能失效,其中侧开门故障已经成为其标志性的缺陷。而《消费者报告》调查了一些早期用户,发现汽车存在诸多的问题,包括车门故障、油漆涂抹不均匀、气控系统存在问题。而一家名为dailykanban.com的网站披露,据车主投诉,特斯拉Model S型电动汽车也存在缺陷,可能导致悬架控制臂断裂,从而令司机失去对汽车的控制。

不知业内人士看到上述这些有关特斯拉汽车的报道作何感想?我们从诸如车门故障、悬架控制臂断裂、油漆涂抹不均匀、气控系统等经常出现在传统汽车产业中的字眼看到的是,特斯拉在诸多方面,连传统汽车产业的基本要求都未能达标,甚至有粗制滥造之嫌(例如价值数十万的汽车竟然连最简单的喷漆工艺都不过关)。至于悬架、气控系统这些既体现传统汽车产业基础,又是彰显创新实力的方面(影响到汽车的性能、体验和安全等),特斯拉的理解和能力就更可想而知。要知道,尽管电动汽车相较于传统汽油车的结构要简单得多,但其仍首先归属于汽车的范畴,那么必要的基础架构和系统的存在和设计仍是必不可少,即便是在如此的情况下,特斯拉依旧表现出了对此的忽视和实力的低下。

其实上述特斯拉的遭遇恰恰是科技企业在进入造车时面临的较传统汽车厂商的典型的短板。对此,谷歌机器人部门前高管库夫纳(现任丰田研究所CTO)表示:“造车过程的复杂性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当IT企业进入这个行业它们才能真正体会到那种绝望的感觉。不过,在摔跤前这些在消费市场一帆风顺的科技巨头们根本不会承认自己做不到。”

也许正是基于科技企业与传统汽车厂商相比之下的短期内在汽车产品本身的短板难以克服,除了特斯拉外,苹果日前已经正式放弃了自己亲自造车的“泰坦”计划;谷歌虽然一直在潜心研发,但始终不见任何突破性进展。那么具体到了乐视又如何呢?这里我们不妨摘录部分贾跃亭对于汽车产业的认识。

现在,人们依然以为汽车是一个出行工具时,而我们认为它是一个交通互联网生态系统。当有一天我们让它集电动、智能、共享与互联网于一身的时候,它将颠覆整个汽车产业。当汽车和互联网将要融为一体时,将会出现超越苹果的公司,而乐视将最有可能成为那家公司。

大家将在未来的汽车上看到很多乐视今天业务的缩影:现在的乐视电视将成为未来汽车的显示系统;现在的乐视手机将成为未来汽车的大脑;现在的EUI将成为未来汽车的神经中枢;现在的乐视影视,体育,音乐、车联网将成为未来汽车的娱乐服务系统;现在的乐视云平台将成为未来汽车的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平台;现在的易到和零派乐享将成为未来汽车共享的平台。

上述仅是贾跃亭对于乐视汽车或者说对于汽车产业认识的部分描述,实际上其通篇都没有之前我们描述的当下非传统汽车厂商均面临的如何先造出一部真正的合格的车,或者说与上述科技企业相比,同样是非传统汽车厂商的乐视首先要造一辆合格的车的优势在哪里?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如果一辆基本合格的车都造出不来的话,那些所谓的生态何以生存?而从用户的角度,人家首先要购买的是一辆设计合理、安全性和可靠性有基本保障的汽车,而不是什么生态。

如果说上面是乐视作为非传统汽车企业与科技企业在造车上面临同样的短板且没有呈现出自己可以解决这些短板优势的话,那么作为科技企业在未来汽车产业中相较于传统汽车厂商(也就是说与现在科技企业特斯拉、苹果和谷歌相比)是否具备现代的技术优势呢?这里我们同样摘出部分贾跃亭的描述。

我们的挑战和机会在于,要能够制造出一辆能够彻底替代传统汽车、推动用户习惯快速迁移的产品,就必须从最底层的技术开始全面布局,对创新苛求极致:譬如高密度和高安全性的电池成组技术和电池管理解决方案、明显超越发动机性能和能量利用效率的电机系统、高效利用电能的电控系统、车车互联及车内交互在内的人工智能与无人驾驶系统、电动汽车网络通讯解决方案、车联网技术和应用系统等等领域。

不知业内看了贾跃亭的这部分和科技企业优势相关的技术作何感想?AI、电池组管理、无人驾驶,光看这些名词,我们的第一感觉是其中的任何一项均与乐视没有任何关系。电池组管理,特斯拉应该是业内公认的领先者;AI当属谷歌、至于无人驾驶系统,特斯拉和谷歌虽然都有相关的产品,例如特斯拉的Autopilot,但至今依然没有实现真正的无人驾驶,相反,由于事故频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马斯克也不敢再称Autopilot系统是自动驾驶了,而谷歌则称无人驾驶真正实现至少要20—30年左右的时间,那么之前在上述领域没有任何积淀,只是做视频的互联网企业的乐视何以如此快速地实现呢?连单独的技术都没有实现,又谈何进一步,也是最具挑战的融合呢?

更让我们觉得贾跃亭不理解未来汽车产业(例如电动和无人驾驶汽车)的是,其竟然以自己即将发布的电动车的百公里加速秒杀传统汽车和对手(例如特斯拉)作为其汽车具备竞争力的有力论据,我们在此想说的是,首先电动车与传统汽油车比拼百公里加速度本身就不具备可行=比性,电动车的天然动力属性就决定了其加速性要由于传统的汽油车。

而如果非要比拼加速度的话,也许业内(包括贾跃亭)还记得特斯拉Model S P85D电动汽车“疯狂模式”(Insane mode)下,Model S P85D能在3.1—3.3秒从0加速至100公里/小时的宣传吗?今年9月100多位挪威用户为此将特斯拉告上法庭,称其Model S电动汽车存在虚假广告宣传,即他们购买的特斯拉Model S P85D电动汽车并未达到宣传的动力和速度标准,因此要求特斯拉对此给予补偿。日前,特斯拉与126位挪威消费者达成庭外和解,特斯拉已同意向每位车主支付65000挪威克朗(约合7700美元),约为原告方索赔额的50%。此外,特斯拉还为车主提供了替代和解方案,包括汽车升级。

不容忽略的是,对于特斯拉的“疯狂模式”,保时捷公司曾公开宣称特斯拉汽车的Ludicrous Mode是一个哗众取宠的营销噱头,只是一个“面子工程”,理由是两次这样的操作就会导致电池过热而破坏电池。那么具体到贾跃亭炫耀的乐视汽车的加速性能又会带来怎样的负面效应呢?更为重要的是,对于电动车和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加速性能并非是主要诉求,这点贾跃亭难道没有搞清楚吗?

综上所述,当业内还在为贾跃亭造车资金是最大短板之时,其实其最大的挑战是其与传统汽车厂商和科技企业相比,没有任何的独特的核心优势,这恰好印证了“金钱不是万能”的这句话,但不幸的是,乐视在造车上还占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缺钱),二者叠加,贾跃亭的乐视究竟是“造车”还是在继续“造梦”?其所言的乐视是最适合造车企业的依据何来?

2016-12-07

文/孙永杰

近日,与智能手表产业和市场相关的坏消息不断,首先是作为全球智能手机市场老大的苹果Apple Watch的销量在刚刚过去的第三季度销量同比暴跌71%;同时作为苹果Apple Watch对手谷歌Android Wear阵营代表之一的联想宣布终止其新一代智能手表Moto360的开发;而作为智能手表鼻祖的Pebble则被传闻“卖身”。那么为何当初被业内寄予厚望被认为是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产业“风口”智能手表会落得今天这样尴尬,甚至有“崩盘”风险的境地?

其实任何一个产业在发展过程中都或多或少地充满矛盾,而产业也是在解决矛盾中得以前行的。但对于智能手表产业来说,不仅是矛盾重重,更为关键的是这些矛盾通过苹果为代表的不同系统、阵营的主力厂商的相关产品体现出了不可解性。

我们先来看看苹果。有关苹果Apple Watch的吐槽业内评论已经很多,在此不再赘述,只是提及其中两个最大的槽点:没有蜂窝网络功能和电池续航,以证明苹果自身产品矛盾的不可解性。众所周知,如果具备蜂窝网络功能势必会加大应用的负载(例如较大和较多的应用),而这自然会加大电池的耗电,进而让另一个自身产品的软肋被放大。其实不仅是苹果Apple Watch,受限于智能手表本身的形态,这是该产业始终难以调和的矛盾。这也是为何业内一直主张智能手表应该定位“轻应用”,且苹果第二代Apple Watch仅定位健康监测的主要原因,但这样一来,其与智能手机相比应用的鸡肋和与智能手环类相比价格的高企的短板又被无形之中放大了。

如果说上述是苹果Apple Watc自身矛盾无解,那么作为Apple Watch最大对手的三星(至少在出货量上仅次于苹果)在解决了苹果Apple Watch中的部分矛盾后也依然没有取得可观的销量。例如其最新的Gear S3 Frontier智能手表就具备蜂窝网络(具备LTE连接)功能,但从三星智能手表的整销量看,始终也未见多大的起色,这说明即便智能手表具备了蜂窝网络功能,也不能成为市场和用户的刚需。另外随着而来的矛盾是,如果智能手表具备蜂窝网络功能的话,意味着用户在智能手机之外,还需要与无线运营商展开新的合作,这样又会让用户每月多支出一笔成本,就像前述,当智能手表本身的价格和应用在市场和用户心目中就是短板的话,这笔额外的使用成本的支出恐怕又会成为阻碍他们购买智能手表的一个因素。

除了功能之外,业内称智能手表价格,尤其是Apple Watch的价格是阻碍其增长的一大原因,但作为智能手表鼻祖的Pebble,从开始推出智能手表之初,就主要定位于中低端价格略微便宜的智能手表,但是从公司诞生到今年初,一共销售了100多万块手表的事实看,价格恐怕也并非是阻碍用户购买智能手表的必要原因。也就是说,即便是苹果Apple Watch比现在的价格低也未必会有业内当初预计的出货量。

最后是设计。有关智能手表的设计,以表盘为例,当初Apple Watch发布之时,有业内认为其表盘设计应该采用圆形更符合市场和用户的审美,而之后推出了Moto360因为采用圆形的表盘设计而颇受业内的好评,并在当时被认为是设计最美的智能手表。但从之后的销量看,这种设计也未能获得市场和用户的认可,在今年的第三季度,其销量仅为10万块,并不得不终止了后续产品的开发。由此来看,设计也并未必是智能手表(例如Apple Watch)销量下滑的主因。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近期智能手表主力厂商销量的大幅下滑,甚至停止开发和“卖身”的根本原因在于智能手表这一产品本身形态和功能等之间诸多矛盾的无解(相关主力厂商均彼此补齐了各自存在的所谓短板,但各方的销量均表现不佳),是智能手表产业本身的必然属性,既然无解,智能手表产业的“崩盘”也就在所难免了。

2016-11-21

文/孙永杰

日前,据国外媒体报道,英特尔可穿戴设备部门下将会迎来一波大规模裁员,而且正在开发中的Basis Ruby智能手表项目也将被取消。这一消息曝光后,业界普遍认为这是英特尔退出可穿戴设备市场的信号,尽管英特尔官方随即否认了这一猜测,并称自己绝不会撤离可穿戴设备业务,而且尚有产品正在开发中,并对此感到十分兴奋。那么问题了,业内为何认为英特尔要退出可穿戴设备市场(至少是不看好)?英特尔坚持留在可穿戴设备市场是否真的有价值和意义?

众所周知,一个企业能否在一个产业中获得应有的地位和价值,主要取决于其所涉及产业的主客观条件。即客观的市场前景和存在的挑战及主观上的技术和影响力等。

在此我们不妨先看看英特尔坚持不放弃的可穿戴设备市场。

作为目前可穿戴设备市场老大(按出货量计)的Fitbit,据统计,截至2015年年底,Fitbit的“活跃用户”,从上一年的670万增加到了1690万,增长率超过150%,但Fitbit的总用户数是2900万,这意味着Fibtit的活跃用户只占到58%(1690万),有42%的用户买了Fitbit后却较少使用。需要说明的是,Fitbit的境遇颇具代表性。据美国市场研究公司NPD Group的统计,约有40%的运动手环用户在购买这类设备后6个月选择停用。至于在可穿戴设备(手环类)排名第二的小米,虽然其在2015年实现了1200万部可穿戴设备的出货量,相比此前一年的110万部,暴增951.8%,市场份额也从4.0%上升到了15.4%。不过,从2015年全年各个季度市场份额数据变化来看,小米曾在2015年第一季度达到市场份额的峰值,到了第4季度却有下滑,而小米之所以销量增长迅猛,主要得益于其价格战略,其健康手环的售价普遍在11美元~20美元之间。

尽管表面上看,可穿戴设备的出货量在增长,但由于价值(运动、睡眠、饮食这些数据,以及与朋友互动)所限,且很多功能在使用时,还得依靠手机统计和分析,才能获得健康监测数据,实际上用户对于可穿戴设备的黏性并不高,而这势必导致表面出货量的增长实际上是在低价格的情况下取得,对于厂商而言,高出货量带来的价值(从营收和利润的角度)也不高。这点从Fitbit今年第一季度利润大降77%的是和小米官方对于其手环营收可以忽略不计的言论中可见一斑。

而近期发布的科尼报告表明,可穿戴智能设备的开发者们发现,可穿戴智能设备作为一种新兴的产品,虽然经过了一段较长时间的发展,但是却很难完成其作为一个消费型产品到商业核心产品的过渡。也就是说可穿戴设备即便出货量很大,但其给相关企业带来的商业价值并不高,这对于习惯了高利润模式的英特尔来说显然是不适合的产品品类或者说是投入产出比太差。

更为关键的是,该报告还显示,75%的受访者认为未来这些着力于开发可穿戴智能设备的企业在技术、市场等诸多方面将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其中40%的受访者发现,IT相关的利益集团与可穿戴智能设备开发商之间的沟通存在着巨大的问题,这也是目前可穿戴智能设备所面临的挑战。这自然就引出了英特尔不放弃可穿戴设备市场的主观因素。

业内知道,与智能手机市场类似,英特尔进入所谓可穿戴设备市场的时间并不晚。早在2013年9月,英特尔就成立了NDG事业部(the New Devices Group),该事业部隶属英特尔新技术事业群(NTG);2014年,又收购了运动手表厂商Basis,并且被并入NDG事业部,这一收购被业内认为是英特尔进军可穿戴设备市场的关键和标志,与此同时,英特尔还发布了专用于物联网和智能硬件的Edison(爱迪生)平台。但不幸的是,今年夏季,英特尔的可穿戴设备计划开始出现问题。今年6月,由于可能出现过热风险,英特尔召回了Basis Peak设备。根据英特尔的说法,这一问题影响了约0.2%的用户。英特尔并未提供设备的更换,而是直接停止销售这款产品。随后,英特尔还宣布于今年底结束对Peak的软件支持(包括云存储服务)。

不知看到此作何感想?“过热”一词无非让我们又重温英特尔在智能手机市场的短板,即芯片的功耗与ARM架构相比始终是个难以逾越的鸿沟,而到了可穿戴设备市场(低功耗仍是主要诉求)这种短板更会被有意或无意间放大。正应了高通CEO Steve Mollenkopf(史蒂夫·莫伦科夫)曾经说过的话:“对可穿戴设备的看法与平板电脑相似,它是智能手机技术的重要延伸。如果在智能手机领域没有取得成功,就很难在可穿戴式设备上有好的表现。”事实也的确如此。据称高通今年年初其骁龙处理器已经用在了65 款主流可穿戴设备上,预计今年还会增加50款。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鉴于可穿戴设备市场的低价值及存在的行业挑战和英特尔自身芯片始终存在的短板,加之此前这种短板最终导致英特尔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铩羽而归的前车之鉴,尽管可穿戴设备市场的前景可期,但英特尔理应做到结合产业特点及自身的优势做到有所为的同时,也要有所不为。由此看,我们更希望外界的传闻能够成真,而英特尔所谓坚持的官方回应也仅是一种姿态而已。

2016-11-15

文/孙永杰

日前,图形芯片厂商英伟达发布了季度营收创6年最大增幅的财报,并拉动其股价盘后飙升14%而引发业内的关注,加之此前,其CEO 黄仁勋宣称英伟达已经是一家AI(人工智能)芯片公司(颇有赶AI风口的意味),业内纷纷看好其在芯片,尤其是AI芯片的市场表现。事实真的如此吗?

我们先看看这个季度英伟达的财报表现。总营收20亿美元,同比增长53.6%。其中图形芯片部门的营收在其总营收中占比85%,同比增长52.9%,为17亿美元;数据中心业务同比增长两倍,为2.4亿美元;汽车业务同比增长60.8%,为1.27亿美元。从营收的构成上,不难看出,支撑英伟达的核心业务依旧是传统PC市场的图形芯片(独立显卡),而涉及到AI相关领域或者是与AI密切相关(例如数据中心)业务的营收仅占到其总营收的1/10左右。所以仅从营收看,英伟达远称不上是一家AI芯片公司。而众所周知的事实是,目前AI是产业竞相追逐的热点,曾经,包括现在依然是传统PC产业独立显卡(显示芯片)的英伟达摇身一变成为AI公司自然会吸引不少的眼球,从这个意义看,我们不排除英伟达有借助AI风口炒作和夸大自己芯片作用的成分。

当然,我们在此并非否认AI芯片(支持AI应用和功能)将是未来芯片产业的发展趋势。尤其是谷歌人工智能软件AlphaGo利用深度学习技术击败全球顶尖围棋选手李世石预示着人工智能将是科技行业和大佬们竞争的下一个热点,而大数据和物联网的发展促使IBM、谷歌、Facebook、微软等在内的科技巨头和许多大型的提供云服务的云计算公司竞相开发人工智能技术,以期利用未来物联网设备收集的海量数据(分析)为市场和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需要说明的是,尽管各家厂商叫法不同,例如IBM称之为认知计算,Facebook和谷歌称之为机器学习或人工智能,但作为支撑这些技术和应用的数据中心基础硬件之一的芯片依然扮演者重要的角色。

基于此种趋势,据相关统计,目前运行在包括IBM、谷歌、Facebook、亚马逊、微软等大佬们和云计算公司的数据中心(服务器)至少有10%左右的工作负载与AI应用有关(或自己开发相关的AI应用或支持和运行客户的AI开发及应用等),且随着市场和用户对于AI的需求,这种趋势未来还会扩大。而这种趋势对于数据中心的基础芯片计算能力和功耗提出了新的挑战,而英伟达此前一直专攻的GPU(图形芯片)具备有天然的优势。例如AI所需的大规模并行运算能力;同等面积下,GPU上拥有更多的运算单元(整数、浮点的乘加单元,特殊运算单元等);GPU拥有更大带宽的 Memory,因此在大吞吐量的应用中也会有很好的性能;GPU对能源的需求远远低于CPU等。

尽管如此,这并不代表上述大佬们的数据中心(服务器)对CPU没有需求,相反,CPU依然是计算任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深度学习算法处理任务中还需要高性能的CPU来执行指令并且和GPU进行数据传输,同时发挥CPU的通用性和GPU的复杂任务处理能力,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这也是为何目前大多数企业采用的依然是“CPU+GPU”的组合,或者称为异构计算,而在这种异构模式下,应用程序的串行部分在CPU上运行,而GPU作为协处理器,主要负责需要大量计算的部分。从这个角度看,缺乏CPU应该是英伟达在现在和未来自诩为AI公司始终存在的短板。

既然提到CPU,自然就会联想到此领域的老大英特尔,它既是英伟达成为AI芯片公司在CPU上无法跨域的屏障,即便是在其擅长的能够满足上述大佬AI需求的GPU上也是最大的挑战者。

这种挑战首先体现在英特尔对于CPU计算能力的创新挖潜上。例如其日前发布的用于数据中心服务器的Xeon Phi芯片。据英特尔的相关报告显示,Xeon Phi处理器的训练速度比英伟达的GPU快了2.3倍、Xeon Phi芯片在多个节点的扩展路为38%,且最多可达128个节点,这是目前市面上的GPU无法办到的。同时,由128Xeon Phi处理器组成的系统要比单个Xeon Phi处理器快50倍,意旨Xeon Phi处理器的扩展性优势明显,而这对于满足AI的应用至关重要。

不过,针对英特尔的说法,英伟达提出了强烈的反驳,并指出英特尔使用的是18个月前的数据,比较的是四个Maxwell GPU和四个Xeon Phi处理器。如果使用更新的Caffe AlexNet数据,就会发现四个Maxwell GPU比四个Xeon Phi处理器的速度快30%。我们这里姑且不论谁的说法更接近客观,但从双方对于报告的口水战看,至少说明天然不占优势的CPU还是大有潜力可挖,至少从CPU本身,英特尔就可以缩小与英伟达的差距,或者说给英伟达带来压力。

另外,从单纯满足AI应用本身的计算能力和实现方法上看,GPU是否是最好或者说是惟一在业内依然存在争议。有研究人员测试,相比GPU,FPGA的架构更灵活,单位能耗下性能更强。深度学习算法在FPGA上能够更快、更有效地运行,而且功耗也能做到更低。这似乎很好地解释了为何英特尔此前以167亿美元收购FPGA制造商Altera的原因。而提及并购,还有一桩被业内认为英特尔可以借此提升自身在AI芯片竞争力,甚至有可能超越英伟达的就是对于专攻AI芯片的Nervana Systems公司的并购,据称,Nervana Systems研究的深度学习芯片具有性价比高于GPU,处理速度是 GPU 的10倍等特点。

为了说明Nervana Systems公司的实力或者说对于英伟达的威胁,我们不妨介绍一段Nervana Systems被并购的插曲。据称,英特尔在接触Nervana谈论出售事宜时,Nervana认为英伟达是合理的选择之一,因为Nervana的深度学习软件Neon也可以运行在英伟达芯片上,可以帮助英伟达补齐短板。然而,英伟达对Nervana并不感冒,认为自己基于GPU的深度学习技术要好于Nervana,但当Nervana与英特尔达成交易之后,英伟达似乎改变了想法,并试图重启收购谈判,无奈的是机会已经错过。

对此,有分析认为,让英特尔得到Nervana是英伟达最大的失误,因为通过这次收购,英特尔将得到一个用于深度学习的具体产品和IP,它们可被单独使用外,也能与英特尔未来的技术融合,生产出更具竞争力、创造性的芯片产品。而提到整合,则是英特尔最为擅长的,例如针对并购来的Nervana Systems,其可以把相关产品整合到芯片或者多芯片封装中。例如把 Nervana Engine IP 加到一个至强CPU 中,可以提供一个低成本的方法来实现AI所需要的性能的加速,将 Nervana IP 产品化,进而提升自己CPU的计算能力,满足AI开发和应用对于数据中心芯片的更高需求。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鉴于AI芯片的应用尚在起步阶段(目前仅占数据中心1/10左右的负载)及对手英特尔在此领域中有的放矢的并购和自身在CPU的挖潜和整合能力,英伟达以AI之名换来的股价暴涨背后并非高枕无忧和一片坦途。

2016-11-07

文/孙永杰

公司市值缩水1/3(资本市场的大忌),资金链出现断裂(企业的大忌),事实与传闻最终汇集成了更大的事实,这让一向高调和对乐视生态模式近乎于痴迷的乐视控股CEO贾跃亭日前发布了近6000字的全员信,并称将为此承担责任,宣布乐视生态(七大子生态)快速扩张告一段落,并提出了着手优化供应链、精简开支与强化成本管控意识和经营意识等措施,与此同时,贾跃亭仍坚称乐视的商业模式不会发生变化。

不知业内看了贾跃亭的员工信作何感想?我们看到的是,从之前贾跃亭行事高调从不认错的风格看,此次在员工信中一反之前的风格承认自己执迷的乐视模式扩张过快(其实就是烧钱太快,何必这么委婉呢)看,其实贾跃亭自己心中都感觉到乐视模式已经到了危险的境地,如果此时再“嘴硬”,不对外界有个看似认错的交待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但让贾跃亭进退维谷的是,如果此时承认乐视模式不行,那么后果可能会更加严重,瞬间崩盘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原因很简单,乐视之前的兴(受到资本与业内的追捧)和现在的衰(遭到资本市场和业内空前的怀疑)均源自其所谓独创的乐视生态模式的故事。只不过故事讲到现在,严酷的事实让这个故事看上去显得苍白和无力。

俗话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但现在摆在贾跃亭或者乐视面前的首要问题就是钱的问题,手机资金链的紧张,说白了就是所谓的乐视生态中所有子生态均是“烧钱”的模式的紧张,且每个模式均未能实现盈利,那么一旦其中一个模式出现资金短缺,甚至断裂的问题,那生态彼此之间连所谓“拆东墙补西墙”的机会都没有。更致命的是,乐视生态中的各子生态均处在缺钱的状态,只不过手机业务的市场竞争太过惨烈,“烧钱”更狠,负面效应首先显现出而已。

除手机业务外,贾跃亭将资金的短缺归结到其在汽车生态中投入过猛,并在接受媒体专访时称,如果将投入到汽车生态系统中一半的资金投入到手机业务,就不会出现今天手机业务资金链断裂的问题。我们相信这肯定是贾跃亭的“肺腑之言”,毕竟与现在看不见摸不着的汽车生态相比,手机业务已经是实打实的业务,市场和投资人都看得到,出现资金链断裂一来再次向外界证明了其手机业务的所谓快速发展更多的是靠“烧钱”,而非乐视自身在手机产业中的竞争力;二来是作为业内和投资人关注重点的手机业务出现资金链断裂,对于乐视未来的融资故事绝对不是利好,这恐怕才是贾跃亭最“失误”的地方。

但话又说回来,贾跃亭在其汽车生态中也是立下了宏伟目标的,如果将一半的资金投入到手机业务中,到是暂时或者不会这么快就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问题,但一直遭到业内和投资人质疑的汽车生态岂不更是捉襟见肘,缺乏说服力了吗?

其实在这里,我们仅是就乐视七大生态中的两个来说明乐视所谓的生态化反模式根本就是贾跃亭的一厢情愿,惟一可以产生反应的就是任何一个生态出现问题,就极有可能导致一招损,满盘输的结局。那么问题来了,为何乐视生态模式会是如此效应呢?

归根结底,构成乐视大生态的各子生态在其各自所处的行业或者产业中不仅不大(缺乏规模),还不强(烧钱亏损)所致。以业内熟知的手机业务为例,尽管乐视投以重金,但据称今年乐观的出货量也就在2500万部,而由于出现资金链断裂,这个目标能否完成也成了未知数。就算是出货量实现2500万部,与对手相比,甚至不及某些国内对手一个季度的出货量,这里还不说乐视是在亏损状态下,人家对手是盈利下取得的出货量的对比。可见乐视在手机业务的竞争力之弱。至于其屡屡提及并自豪的智能电视,虽然出货量可观,但相较于追求盈利的对手,其依然是以“烧钱”换市场。

当然,也许有人(包括乐视)会称,其核心乐视网的营收和利润增长明显,但与此同时,乐视网在经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滑逾3成的同时,其“三费”却同比大幅增长,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的增幅分别为160.07%、88.04%、197.92%。另外,由于前三季度受大股东无息借款给上市公司、乐视并购基金所募集资金部分到位、银行贷 款和商业信用等的影响,该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达到65.72%。尽管如此,乐视网在同行的排名中也未能进入三甲之列。以一个如此的核心去支撑贾跃亭所谓的处处“烧钱”的大生态谈何容易。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此次贾跃亭发布员工信,看似是在反思,实则是执迷不悟(坚守乐视模式),不过就像前面所说,乐视模式已经将贾跃亭置于进退维谷、骑虎难下的境地,即便是其内心想要放弃(例如收缩战线,去掉自己不擅长或者对手林立的生态)也已是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