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6-08-30

文/孙永杰

继中国手机厂商小米与微软达成专利授权和预装Office套件及Skype等微软应用之后,近日,另外一家中国厂商联想也和微软达成了类似协议。那么问题来了,为何微软近期频频与手机厂商签订专利授权与应用预装(二者基本是捆绑在一起)?

众所周知,微软早在2014年就完整公开了所持有的Android专利。根据微软的描述,微软Android项目许可包括了微软与智能手机相关的多项技术专利,主要涵盖三个部分:Android操作系统各层级使用的微软技术专利;ex-FAT、RDP、EAS等技术专利;以及与Wi-Fi、3G/4G有关的技术专利。这也使得微软每年都会从这些专利中,收取Android厂商一大笔专利授权费。例如在微软与三星专利诉讼和解前,仅从三星一家厂商身上,微软就可以年入接近10亿美元与Android相关的专利授权费。

与Android授权赚得金盆满满相比,微软自家Windows Phone手机的销量却是一路下滑。截至到上个季度,微软手机的出货量已经锐减至190万部,市场份额仅为0.6%,可以说微软在移动市场已经是名存实亡。更为糟糕的是,这种市场占有率名存实亡伴随的还是亏损。所以微软在移动市场可谓是名利双失。

在此,按理说,从利的角度看,微软的Android授权应该成为其在移动市场营收和利润的主要来源,毕竟基于Android系统的手机出货量还是在增长,但不幸的是,这种增长更多来自于低价Android手机,而这势必影响到了微软Android的授权收入。例如在上个季度,微软专利授权收入就同比下滑了27%。由此看,即便是之前被业内认为是微软移动市场“摇钱树”(营收和利润甚至大于自己的Windows Phone)的Android授权费的减少也是在所难免。尽管如此,微软在其CEO纳德拉“移动为先”的战略下,仍希望或者说必须要留在移动市场,但面对自家Windows Phone名利皆失和有利无名的Android授权费的下滑,惟一的方式就是进一步牺牲Android的利(例如针对被授权的Android厂商以预装自己的应用减免授权的专利费用),将自己的Office套件及Skype等应用更多预装到Android厂商的移动设备(例如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上。

其实早在之前,微软就已经在尝试将Android授权费与自家应用预装的捆绑,只是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紧密。而现在之所以如此紧密,就像我们上述的自家Windows手机基本已经在移动市场处在消失的边缘,Android授权费日渐走低,惟一让微软在移动市场有存在感的就只剩下微软在Android手机的自家应用了。即以专利授权换应用预装。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这种方式最终会怎样?

业内知道,自纳德拉担任微软CEO后,其在移动市场始终强调的就是微软在生产力软件方面的优势,所以微软的Windows手机一直采用预装Office等软件的策略,但从促进微软手机的销售看,非但没有起到正面的推动作用,反而是销量节节下滑,这似乎证明在移动市场(例如智能手机),Office等应用并非是手机用户的刚需。而随着微软向对手的平台(Android和iOS)开放这类应用,这种本非刚需的“优势”更是打了折扣,甚至已经不能称之为优势。

从这个意义上看,与微软合作(用Android专利收费的减免让微软将自己的应用预装到自己的移动终端上)的厂商未必会因为预装了微软的应用而让自己的手机在竞争中取得实质性的差异化优势。也就是说,近期联想、小米等与微软的专利授权和预装合作更像是微软的一种“强买强卖”。这有点类似于微软强推Windows10在PC市场的预装。只不过在这里Windows10的免费变成了Android授权费的减免。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近期微软频频与手机厂商签订专利授权与应用预装,是微软自家手机业务失利,Android授权费减少大势之下,为了纳德拉“移动为先”战略刷存在感的一种无奈之举。而这种存在感无论对于微软还是与其合作的手机厂商并不会在各自的市场中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2016-08-19

文/孙永杰

在日前举行的英特尔IDF2016上,英特尔宣布与ARM达成了新的授权协议,英特尔工厂未来将生产ARM芯片。由于英特尔与ARM在直面的竞争对手,此举一出,立即在业内引发了强烈反响。那么为何英特尔要选择为对手代工芯片?英特尔进入ARM阵营的代工市场胜算几何?

提及芯片代工,根据近日半导体市场研究公司IC Insights公布的2016年上半年全球前二十大半导体公司(包括集成电路、光电器件、传感器和分立器件)销售额排名,台积电仅凭移动芯片的代工业务今年上半年就获得了130亿美元的营收,排名第三(排名第一、第二的英特尔和三星还有自己的芯片销售业务),二季度环比增长11%。而正是借助于芯片代工业务,台积电的市值一路涨高。例如截止到2016年5月13日,台积电股价已经为145元台币,市值已经超越3.73万亿元台币,与英特尔目前4.59 万亿元台币的差距大幅缩小,甚至在今年三月底时,台积电市值一度增长到4.18万亿元台币。由此可见芯片代工(主要移动芯片)市场的庞大。

相比之下,以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为代表的移动市场一直是英特尔渴望进入的市场,无奈的是,由于天生架构上(ARM与x86)的差异、合作伙伴的惯性选择及ARM独特的商业模式等因素,其在移动市场始终难有斩获,并为此付出了百亿美元的代价。据统计目前英特尔芯片在移动市场的整体份额仅在1%左右,这也导致了今年英特尔停止了某些移动芯片的升级和更新(例如Sofia系列),而此举被外界解读为英特尔将退出移动芯片市场的争夺。虽然说以自己的x86架构进军移动市场失利,面对移动市场,尤其是上述移动芯片代工市场的空间,英特尔依然可以凭借自己芯片制造上的优势“曲线”进入或者留在移动市场。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在移动芯片市场进展不利(赔本还不赚吆喝)和传统PC市场的持续低迷,从经济性考虑,英特尔已经刻意减缓了其在芯片产业的创新速度。例如英特尔最新新10-K文件显示,其将放弃之前在芯片产业创新两步走的“钟摆模式”(Tick-Tock),改为制程(Process)、架构(Architecture)、优化(Optimization)三步,这意味着代表芯片创新重要指标的制程更新周期从两年变为三年。而创新周期的延长对于英特尔来说将是致命的。毕竟ARM阵营(包括ARM及以台积电、三星为代表的代工企业)由于市场需求的旺盛,其创新速度明显加快,而此时英特尔再刻意减缓创新的速度,这“一快一减”的叠加,有可能在未来真的让英特尔失去引领芯片产业创新的地位。至此,英特尔为ARM代工芯片的价值已然清晰,除了“曲线”进入或者留在移动市场,最关键的是,削弱因为经济性考量而导致的创新速度延缓的负面影响。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英特尔此时进入ARM阵营的代工业务有多大的胜算或者说与一直在此领域最大的芯片代工企业台积电、三星等巨头相比是否具备优势?

业内知道,制程是衡量芯片和芯片代工企业竞争力的核心指标之一,为此,ARM阵营主要两大芯片代工企业台积电和三星打得不亦乐乎。最典型的表现就是针对iPhone6采用A9芯片代工的台积电16纳米与三星14纳米之争。随着英特尔的进入,未来芯片代工市场将主要是台积电、三星与英特尔的对决。而众所周知的事实是英特尔目前的主流制程是14纳米。看来英特尔与台积电和三星应该是旗鼓相当。但事实似乎远没有表面数字看起来那么简单。

据业内透露,自芯片产业2、3年前导入全新的鳍式场效应晶体管(FinFET)时,擅长营销的三星就开始玩起了“制程数字”的游戏。例如台积电目前主流采用FinFET的16纳米工艺,原本称为20纳米FinFET。因为该工艺的电晶体最小线宽(half-pitch)与量产的前一代20纳米传统电晶体工艺差不多,只是换上全新的FinFET电晶体而已。但同样的工艺,三星已抢先命名为14纳米。如果台积电依然称为20纳米,从营销的角度肯定对自己不利。所以台积电不久后便名为16纳米。

对此,业内分析认为,三星的制程称为17纳米,台积电则为19纳米才符合技术上制程的定义,也更符合芯片的实际表现。也就是说从目前看,三星的14纳米、台积电的16纳米与英特尔的14纳米相比,实际上要落后英特尔约一到半个制程节点。而基于上述的“制程数字”游戏,未来所谓台积电领先于英特尔的10纳米制程工艺的7纳米制程工艺,充其量也就是与英特尔打个平手。所以,此时英特尔进入ARM阵营的芯片代工市场,在技术上实际上是具备领先优势的,这一点势必要澄清外界因为“制程数字”游戏而导致的认为英特尔落后的误区,也是为何台积电和三星应该感到紧张(借此抢夺苹果、高通等的订单)的根本原因。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英特尔此次代工ARM芯片的策略。虽然说有着放弃自己x86架构在移动芯片市场争夺的无奈意味,但鉴于其在制程技术的领先优势和芯片代工市场的前景及最终由此消除其因经济性导致自身创新减缓,其无论从战略还是市场的角度应是利大于弊的明智之举。

2016-08-18

文/孙永杰

继乐视成为酷派最大股东之后,日前又有传闻称,乐视很可能并购锤子手机。尽管锤子手机创始人罗永浩在微博中予以了否认,但鉴于其最近频频亮相乐视相关活动,其否认的可信度还是遭到了业内的质疑。那么乐视真的会并购锤子手机吗?

业内知道,从乐视自身和其控股酷派看,其核心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在短期内将手机的销量提升到一个不被边缘化的量级。而按照乐视自身手机预计的今年出货量在2000万部的话,肯定其是处在边缘化的象限中。那么控股酷派后,加上酷派今年预计的3000万部的话,5000万部的年出货量虽然算不上稳稳地进入第一阵营,但至少摆脱了被边缘化的命运。不过这里有一个疑问,控股并不代表并购,那么酷派手机的出货量究竟该如何计算?也许未来乐视势必要全盘并购酷派才行。如果说未来全盘并购酷派对于乐视手机的整体销量还有一定助推作用和价值的话,具体到锤子,一个年出货量充其量为百万级(其实去年的出货量也就几十万部)对于乐视的生态价值和意义何在?至少在乐视手机主要诉求的整体出货量上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价值。

具体到手机产品本身,虽然有部分业内人士认为锤子手机在设计(包括工艺)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且值得乐视手机借鉴。我们不否认罗永浩“天生认真”和“工匠精神”做产品的理念,但在当下手机产业已经规模化和产业化的今天,小作坊式的闭门造车和慢工出细活的方式已经没有生存之地。况且仅就设计而言,连以工业设计著称的苹果iPhone都在设计上难以推陈出新,更何况小作坊式的锤子手机。其实看看今天的智能手机,不要说和苹果iPhone相比,就是和国内华为、OPPO、vivo等相比,锤子手机的设计也很难显现出锤子手机在设计上的优势。更糟糕的是,一味追求设计让锤子手机的良品率和产能均遭遇了瓶颈(据称初期锤子手机的良品率仅为20%左右),这导致设计非但没有成为锤子手机的竞争中的加分项,反而成为锤子手机前行的最大阻碍。

在此也许有人会称,锤子手机在业内还是具有一定的品牌知名度,甚至不乏忠实的“锤粉”,但实际情况是,据中国统计信息服务中心联合新华网、中国质量新闻网发布去年第三季度《中国手机品牌口碑研究报告》显示的22个活跃品牌中,锤子手机排名倒数第三。而今年发生的“锤粉”诉锤子手机商业欺诈一事,不管结果如何,势必会对锤子手机的口碑造成不利的负面影响。而提及粉丝,我们认为这其实是个伪命题,尤其是在目前智能手机难以形成差异化,更新频繁且选择性多样化的今天,没有什么所谓忠诚的用户可以为了某个厂商或者品牌的手机而苦等。其实到这里,我们已经看出,所谓锤子手机充其量是更高一级的“营销”(例如情怀)而已,其产品本身已经没有实质性的市场竞争力。而随着被并购,罗永浩“天生骄傲”的“情怀”实际上已经逝去。也就是说即便乐视从“情怀”的层面也很难让锤子手机找到市场的卖点和乐视并购的理由。

如果说上述是乐视并购锤子手机不能给自身带来任何价值的话,一旦乐视并购锤子手机,其带来的负面效应反而有可能显现。例如此前,罗永浩已经将部分股权质押给了阿里,那么如果展开并购的话,与当初360入股酷派类似,乐视势必面临一场琐碎的股权争夺战,还是那句话,如果并购的对象能够带来价值尚值得一争,如果没有价值又何苦自找麻烦。其次是并购锤子手机后,先不说乐视手机业务形成的多品牌是否会在市场竞争中出现重叠,单就乐视的手机业务内部究竟孰重孰轻?毕竟从目前看,乐视手机业务的各品牌都是所谓大拿级的人物在负责,例如负责乐视手机的冯幸、刚刚被任命为酷派CEO的刘江峰,如果再加个“天生骄傲”的罗永浩,乐视如何平衡(例如投入的资源、重视程度等)这三位各自负责的手机品牌?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手机的多品牌运作,之前联想失败的教训历历在目。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鉴于锤子手机目前在市场中无论是品牌、产品本身,甚至其得以立足的“情怀”对于乐视手机的整体战略已经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助推作用,加之并购后带来的多品牌运作可能带来的内部竞争和风险,如果乐视明智的话,理应是不会去并购的。

2016-08-17

文/孙永杰

日前,有报道称,谷歌正在开发一款名为 “Fuchsia”,的全新的操作系统。由于该项目的贡献者有Travis Geiselbrecht 和 Brian Swetland,这两人是Android系统的主力开发者,而Dart,Flutter又来自Chrome团队,加之其可以同时支持ARM和x86芯片架构及业内一直盛传的谷歌打算在2017年统一Android(主要应用于手机的移动操作系统)和Chrome OS(主要应用于PC的操作系统),所以多数分析认为Fuchsia的目的就是打通PC和手机,甚至是未来IoT的谷歌的融合操作系统。

提及融合作系统,业内马上想到的就是微软,可以说微软是业内首次尝试打通移动(例如智能手机)和PC的系统厂商,最典型的就是之前的Windows8系列和现在的Windows10。但最终的结果是,其在移动端几乎没有任何的作为,据最新的统计,其在上个季度基于Windows Phone系统的手机出货量已经大幅下滑至120万部,整体市场占有率不到2%。至于其在PC市场的表现,截至到最新的Windows10免费策略结束,PC系统装机量为3.5亿部,远远低于微软的预期,并使得10亿装机量的目标被迫推迟。

对于微软在移动与PC市场(仅限于二者相比)大相径庭的表现,尽管业内多将其归咎于微软在移动生态系统的脆弱(与谷歌的Android和苹果的iO相比)和体验不足,但我们知道,任何生态均离不开底层软(主要是操作系统)硬件(主要是芯片)的支持。而对于微软来说,移动市场的智能手机主要采用的芯片架构是ARM,PC则是x86架构,要想用同一个内核打造的操作系统兼顾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态需求和体验,尽管从理论上行得通,但到了具体的实践中则是另一回事,甚至导致在市场和用户(移动和PC)中两头不讨好的尴尬局面。例如此前的Windows8就被PC用户诟病为其过于偏重移动用户的需求和体验,但不幸的是,微软的这种“偏袒”在移动市场和用户中也并未得到认可。

如果说微软在操作系统端融合不利的话,在底层的芯片端,英特尔也走了与微软同样的道路。众所周知,英特尔的x86架构芯片主要应用于PC中,且与微软的Windows是效率和体验最佳的软硬搭配。但为了进军移动(主要是智能手机)市场,其采取了支持Android系统的策略,尽管英特尔不断针对Android系统作优化,但在其兼容性和体验始终与ARM+Android的组合存有差距,结果是英特尔在付出了百亿美元的投入和亏损之后,不得不减弱其在移动市场的努力,甚至有传闻称,未来英特尔将放弃在移动市场的争夺。

我们在此列举Winte的例子是想说明,作为全球操作系统和芯片大佬,按理说其在各自的领域均是领头羊,但事实证明,无论它们是在软还是硬的层面均试图采用同时支持两个不同系统或者架构的融合策略,结果均未能成功,可见融合难度之大。

具体到此次报道中谷歌的Fuchsia,具体的技术不谈,但就其支持两种不同的底层芯片架构(Android支持ARM,Chrome OS支持x86)看,其就面临着与微软同样的挑战(以一个系统同时支持两种架构,并保持体验的一致性)。需要补充说明的是,由于Android和ChromeOS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系统和生态(一个基于本地,一个基于云端),与微软的Windows(仅基于本地)相比,其融合(保持不同设备和应用体验)的难度可能会更大。更为关键的是,从目前谷歌Android和Chrome OS的市场表现看,谷歌开发一款融合操作系统是否有必要(风险与机会相比),毕竟在移动市场,据根Statista 公布最新数据显示,Android已经占据移动端操作系统市场份额的 84.1%,远超排名第二的14.8%的iOS。而在PC市场,Chrome OS也是风头正劲,甚至其在上个季度的美国PC市场的出货量已经超过了苹果的Macbook。那么在这种形势下,谷歌Fuchsia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到底有多大?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基于之前Wintel软硬兼施均未能达成有效融合的现实以及谷歌目前在Fuchsia希望达成融合的Android和Chrome OS所处的位置和态势,其完全没有必要去开发一款融合的操作系统。

2016-08-15

文/孙永杰

日前,芯片巨头英特尔宣布4.08亿美元收购人工智能(AI)创业公司Nervana Systems。由于Nervana Systems此前是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硬件孵化器Playground Global公司的旗下项目之一,所以此次并购在业内引起了关注。那么问题来了,为何英特尔要并购一家人工智能创业公司?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就在英特尔宣布并购Nervana Systems的同时,另外一家芯片厂商(专攻GPU,图形芯片)的英伟达发布了2017财年第二季度财报,其中营收为14.2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1.53亿美元增长24%;净利润为2.5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600万美元增长873%。而英伟达的营收和利润,尤其是利润的暴增,主要得益于其在传统的PC游戏和数据中心市场的增长。不知业内看到英伟达业务的增长作何感想?熟悉传统PC的人知道,英伟达的GPU在PC配置的独立GPU市场中一直占据优势,而数据中心芯片市场则一直是英特尔错失移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之后现在和未来主要的营收和利润来源,且同样占据着绝对优势地位,为何英伟达会在英特尔的优势市场取得大的增长呢?

众所周知,谷歌人工智能软件AlphaGo利用深度学习技术击败全球顶尖围棋选手李世石预示着人工智能将是科技行业和大佬们竞争的下一个热点,而大数据和物联网的发展促使从IBM、谷歌、Facebook、微软等在内的科技巨头和许多大型的提供云服务的云计算公司竞相开发人工智能技术,以期利用未来物联网设备收集的海量数据(分析)为市场和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需要说明的是,尽管各家厂商叫法不同,例如IBM称之为认知计算,Facebook和谷歌称之为机器学习或人工智能,但作为支撑这些技术和应用的数据中心基础硬件之一的芯片依然扮演者重要的角色。基于此种趋势,据相关统计,目前运行在包括IBM、谷歌、Facebook、亚马逊、微软等大佬们和云计算公司的数据中心至少有10%左右的工作负载与AI应用有关(或自己开发相关的AI应用或支持和运行客户的AI开发及应用等),且随着市场和用户对于AI的需求,这种趋势未来还会扩大。而这种趋势对于数据中心的基础芯片计算能力和功耗提出了新的挑战。

不幸的是,就像在移动芯片市场对于功耗的需求甚于性能一样,而英特尔不具优势类似,在以AI开发和应用为趋势的数据中心领域,英特尔的通用CPU在性能和成本上也不具优势(与GPU相比)。最新研究结果表明,GPU能够提供平均58.82倍于CPU的速度。GPU的另一大优势,是它的能耗远远低于CPU,这使得GPU在AI领域(例如深度学习、机器学习等)有了用武之地,因为GPU可以平行处理大量非结构化数据和信息。此外,深度学习所依赖的是神经系统网络,而这种网络出现的目的,就是要在高速状态下分析海量的数据。对于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来说,主要靠使用图形芯片(GPU)集群作为通用计算图形处理单元(GPGPU)。与传统的通用芯片(GPP)相比,GPU的核心计算能力要多出几个数量级,也更容易进行并行计算。说白了就是GPU更适合于现在和未来以AI开发和应用为主的数据中心的需求。这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何专攻GPU的英伟达在退出移动芯片市场争夺后依然高速增长的原因。

其实早在两年前特斯拉采用英伟达作其车载芯片之时,其在人工智能的端倪就开始显现,之后英伟达斥资20亿美元专门针对AI开发芯片。例如今年4月该公司公布了最新款的专门用于人工智能研究领域的Tesla P100图形处理芯片和全球首款用于深度学习训练的超级计算机DGX-1。该款机型首次搭载了8块Tesla P100计算卡,其深度学习计算性能高达170 Teraflops,是搭载英特尔双路至强E5平台运算性能的56倍以上,平均学习时间也从150小时缩短到仅2个小时。整台设备是去年发布的超级计算机运算能力的12倍。正是基于英伟达在针对AI开发和应用支持的芯片的能力,英伟达的人工智能技术与Facebook、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以及微软等大佬们展开了合作,这些人工智能领域研究的领先者已经在采用英伟达提供的专门应用于该领域研究的芯片产品,而诸如惠普、戴尔、IBM等传统的服务器和数据中心厂商也因为AI的趋势准备采用英伟达的芯片。

看到此,英特尔自然是相当紧张,原因很简单,谷歌、Facebook、微软等大佬目前依然是英特尔数据中心芯片市场的大户(据称这些大佬数据中心芯片的采购量占据了英特尔整个数据中心芯片的1/3左右),但随着这些大佬和传统合作伙伴(例如惠普、戴尔等)因自身和客户需求向AI领域业务的拓展,如果英特尔不能顺应这种趋势,势必会在现在和未来的数据中心芯片市场的竞争中遭到英伟达的蚕食。为此,进入AI或者说开发针对AI应用的芯片,满足合作伙伴新的需求是英特尔保持和延续既有优势的必然选择。

其实英特尔早就意识到这种趋势,此前一直采用风险图谱资的方式参与。据风投数据公司CB Insights提供的相关数据显示,在与AI相关的风投中,英特尔的投资额排在第二位,其投资的AI领域的公司包括Lumiata,DataRobot,Perfant Technology以及Parallel Machines等。而此次并购Nervana Systems则意味着其将直接参与到AI芯片的竞争中。那么并购Nervana Systems会对英特尔在AI芯片的研发和实力上有何影响?

Nervana 成立于 2014 年,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圣迭哥,拥有为深度学习而全面优化的软件和硬件堆栈。据称,Nervana Systems研究的深度学习芯片据称具有性价比高于GPU;处理速度是 GPU 的10倍等特点。对此,据《福布斯》分析,通过这次收购,英特尔将得到一个用于深度学习的具体产品和IP,它们可被用在单独加速器上,也能与英特尔未来的技术融合,生产出更具竞争力、创造性的芯片产品。而提及整合,则是英特尔最为擅长的,针对并购来的Nervana Systems,其可以把相关产品整合到芯片或者多芯片封装中。例如把 Nervana Engine IP 加到一个至强CPU 中,可以提供一个低成本的方法来实现性能的加速,将 Nervana IP 产品化,进而提升自己通用芯片(CPU)的计算能力,满足AI开发和应用对于数据中心芯片的更高需求。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尽管目前在数据中心市场,英特尔依然占据着优势,但鉴于诸多英特尔数据中心芯片的客户正在向AI转型(用AI技术满足自己和用户的需求),且英伟达在此领域的优势,英特尔此次并购对于提升其在面向AI的数据中心芯片市场意义重大。就像半导体研究公司Tirias Research首席分析师吉姆•麦克格雷格所言:在芯片产业,厂商必须提前2~4年规划新产品,因此必须提前判断哪些是关键应用。英特尔错过了手机,不想再错过人工智能,因为这不仅关系着英特尔的现在,更是未来。

2016-08-12

文/孙永杰

日前,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价创813美元的历史新高,市值高达5550亿美元,仅次于苹果的5860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二。于是乎有分析认为,Alphabet的市值将有可能率先破万亿美元。而提及破万亿美元市值,业内也许记得在苹果鼎盛时期,也曾有业内就苹果的市值可能首先破万亿作过预测,但始终未能实现。那么问题来了,为何在去年同期不被看好的谷歌(在谷歌重组成立Alphabet之前)在今年不仅被看好,甚至被业内认为其市值会首先突破万亿美元呢?

既然在科技公司中,只有苹果和谷歌在这两年被提及市值可能首先破万亿美元,那么我们就不妨从二者的对比中看看业内为何看好Alphabet。

从两家企业核心业务(营收和利润的来源)看,苹果主要来自于iPhone,Alphabet来自于搜索广告。但惟一不同的是,苹果营收和利润主要来源的智能手机产业这两年竞争激烈,例如现在苹果的iPhone不仅面临老对手三星的有力竞争,还出现了诸如后起之秀华为等中国厂商的挑战。相比之下,Alphabet所处的搜索市场的竞争则几乎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尤其随着近期雅虎被电信运营商Verzion的并购,可以说在未来,Alphabet核心业务的竞争强度不增反降,苹果则正好相反。

值得一提的是,业内一直认为社交网络Facebook也是谷歌最强大的对手。为此,谷歌的股价也曾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但从Facebook上市后的市场表现看,尽管其拥有10亿用户之众的规模,但其所谓的赢利模式和由此产生的营收远没有业内预期的那样给谷歌造成实质性的影响,这从谷歌2013年至今,其来自搜索广告营收和利润占比几乎仍维持在90%左右,且绝对值未降反增可见一斑。对此,分析师预计该公司今年的利润增幅将超过15%,而销售额则会增长20%。这种增速对Alphabet这种体量的巨头而言十分可观,更证明了其核心业务的稳固。而对于投资者来说,只要核心业务依然运行稳定,营收增速平稳,企业的投资就可以持续。

当然,除了现有的核心业务外,未来营收和利润增长渠道的拓展也是业内看好Alphabet的主要因素之一。目前,除了搜索之外,Alphabet还要有6款产品拥有至少10亿用户——包括Android、YouTube、谷歌地图、Chrome、Google Play和Gmail。其中,Android活跃用户达到14亿人;浏览器Chrome月活跃用户达到10亿人,其中4亿人在移动设备上使用这款浏览器。在18到34岁人群中,YouTube用户数量超过美国任何一家有线电视网络。

相比之下,苹果不久前其核心的iPhone用户才达到10亿用户,而且仅仅是iPhone这一款产品。不仅是与苹果相比,就连近期被推崇的Facebook到目前为止,也仅有4款产品的用户超10亿。更为重要的是,Alphabet超过10亿用户的产品几乎都是当下市场和用户不可或缺的产品,且涉及到热门的产业,甚至处在产业入口的位置。

例如Android(移动系统)、YouTube(视频)、Google Play(移动应用)。而这些有的已经或者在未来会成为Alphabet新的营收和利润来源。例如YouTube未来可能会给Alphabet带来年100亿美元左右的营收;Google Play生态系统的内容销量可以支持和促进Android设备的销售,进而与苹果公司的iTunes和亚马逊的媒体及内容平台展开广泛的竞争。当然,除了上述之外,在当下流行的云计算市场,谷歌也是与亚马逊、微软、IBM同属于一个阵营,而苹果在此领域并无作为。

如果说上述是Alphabet可预期的在未来可以给其带来新的营收和利润的多元化产品(与苹果的单一相比),那么去年重组之后的非谷歌业务则真正代表了未来的布局,并让其站在了最具创新和活力企业的前列。

例如咨询公司Brand Keys近期向4000名成年消费者进行的品牌忠诚度调查显示,谷歌凭借自动驾驶汽车成为消费者心中最具创新力的公司,不仅远超苹果,还领先于目前处在风头上的亚马逊和Facebook。而在Interpublic Group旗下传媒控股公司IPG首次发布采用新世界指标评出的“全球品牌活力百强榜”(THE WORLD’S MOST DYNAMIC BRANDS),即D100 (The D100)排名中,谷歌位列第一,相比之下,苹果仅排在第22位。需要说明的是,尽管这些非谷歌业务短期不会给其带来实质性的营收和利润,甚至是赔钱,但由于谷歌去年进行的业务重组,让这种投入更具透明性和前瞻性,使得其从之前对于其市值的影响从负转为正。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业内之所以将首破万亿美元市值的对象从之前的苹果转移到Alphabet,不仅是因为与苹果相比,其现有核心业务竞争强度远小于苹果所处的产业,更与其在未来的布局密切相关(苹果几乎没有)。

2016-08-11

文/孙永杰

由于持续陷入财务危机,近日有报道称,可穿戴设备生产商Jawbone正计划出 售,而Jawbone的主要贷款方BlackRock将该公司的股票价值从原先的5.97美元/股下调到不到1美分/股。

众所周知,2011年左右,以硅谷为中心,可穿戴设备以运 动手环为切入点开始了商业化的进程,而Jawbone借此一度登上了这波浪潮之巅。为此,《连线》杂志在2014年甚至撰文称,从设计的角度来看,Jawbone的新创意或许足以胜过苹果,这也正是它对苹果的威胁所在,苹果应当收购Jawbone。然后仅仅2年多的时间,走入死胡同的却是Jawbone,苹果当然也没有收购Jawbone而是发布了自己的智能手表。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Jawbone从巅峰跌到了谷底?除了像外界所言的缺乏创新及对手竞争的主观因素外,和可穿戴设备产业本身的客观因素是否有关呢?

其实我们只要稍加观察就会发现,除了Jawbone外,其他看似在可穿戴设备市场风光的企业并未像表面上看起来那般风光。

例如作为目前可穿戴设备市场老大(按出货量计)的Fitbit,据统计,截至2015年年底,Fitbit的“活跃用户”,从上一年的670万增加到了1690万,增长率超过150%,但Fitbit的总用户数是2900万,这意味着Fibtit的活跃用户只占到58%(1690万),有42%的用户买了Fitbit后却较少使用。需要说明的是,Fitbit的境遇颇具代表性。据美国市场研究公司NPD Group的统计,约有40%的运 动手环用户在购买这类设备后6个月选择停用。

至于在可穿戴设备(手环类)排名第二的小米,虽然其在2015年实现了1200万部可穿戴设备的出货量,相比此前一年的110万部,暴增951.8%,市场份额也从4.0%上升到了15.4%。不过,从2015年全年各个季度市场份额数据变化来看,小米曾在2015年第一季度达到市场份额的峰值,到了第4季度却有下滑,而小米之所以销量增长迅猛,主要得益于其价格战略,其健康手环的售价普遍在11美元~20美元之间。

不知业内从上述统计中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的是,尽管表面上看,可穿戴设备的出货量在增长,但由于价值(运 动、睡眠、饮食这些数据,以及与朋友互动)所限,且很多功能在使用时,还得依靠手机统计和分析,才能获得健康监测数据,实际上用户对于可穿戴设备的黏性并不高,而这势必导致表面出货量的增长实际上是在低价格的情况下取得,对于厂商而言,高出货量带来的价值(从营收和利润的角度)也不高。这点从Fitbit今年第一季度利润大降77%的是和小米官方对于其手环营收可以忽略不计的言论中可见一斑。

相比之下,我们看到的却是很多智能手机集成了运 动健身功能。也就是说,仅配备运  动传感器、功能单一的手环将不再受欢迎,智能手机将逐渐取代这些简单的设备,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即运 动手环等设备最终将被集成低功耗传感器的智能手机所取代。而最终,能够存活于市场的运 动监测设备,必须具备更先进的硬件特性,且这些设备必须具有超越智能手机的性能,否则很难存活。

提及可穿戴设备(例如手环)的功能(与智能手机相比),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最近发布的研究表明,智能手机的计步应用精度已经足够高,在精度上完全可以媲美可穿戴设备,甚至更优。研究报告中对多款App的计步功能进行了统计,误差在-6.7%~6.2%之间,而可穿戴设备的误差在-22.7%~1.5%之间。最后该研究小组给出的建议是,考虑到有超过65%的成年人随身携带智能手机,而可穿戴设备的普及率不足2%。,手机可以作为通用的健康追踪设备使用。也就是说可穿戴设备非必需品。

除了上述与智能手机相比,性能和功能的不足外,单就可穿戴设备厂商自己产品本身在创新上也存在着不足而导致价值的缩水。

例如加州州立科技大学的研究人员最近发布研究报告称,Fitbit手环的心率追踪器数据“严重不准确”。该大学研究人员使用Fitbit旗下的Surge手表和Charge HR手环对43名健康的成年人进行了测试。受试者测试时将被连接到能够制作心电图的BioHarness便携式生理信号测量系统,来记录用户的心率数据,从而与Fitbit设备获取的数据进行比较。通过用户静止和运 动状态下的心率数据对比,研究人员发现当用户在高强度运 动时,Fitbit的设备会误测用户的心跳数据,平均每分钟要增加20次之多。因此,Fitbit设备不能用于提供有意义的用户心率测算。

无独有偶,印第安纳州波尔州立大学和WTHR电视台在今年年初发布的一份独立调查显示,Fitbit Charge HR计算用户心率的数据并不精确,平均误报率为14%。该报告称,在心率问题上,每分钟误报20次或30次是非常危险的,特别是对于那些患有心脏疾病的用户。

如果说上述占据可穿戴设备市场大部的手环类厂商和产品表面凤光背后存有促进产业发展实质性隐忧的话,曾经被业内寄予厚望的可穿戴设备爆发的智能手表索性连表面的风光都难以维系。根据IDC的数据,今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表出货量为350万块,较去年同期的510万块下降了32%,为有记录以来的首次同比下降。其中苹果的市场份额从72%下降至47%,销量则下降超过一半仅为160万块,相比之下,其他所有厂商的出货量都不到100万块。对此,美国主流网络媒体BI认为,从目前看,失败的不仅仅是苹果手表,而是整个广泛意义上的穿戴设备市场。迄今为止,除了小众的运 动爱好者之外,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给出了令消费者难以拒绝的理由,去购买一款智能手表或运 动手环。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Jawbone的陨落绝不能将其看成是企业自身竞争力不足这般简单,其实整个可穿戴设备市场均面临针对市场和用户需求痛点,甚至是基础性创新和提升实际价值(用户和厂商自己)的挑战。

2016-08-09

文/孙永杰

继不久前华为发布Matebook之后,近日小米也发布了自己的小米Air笔记本,至此,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中排名前5的中国手机厂商中(联想本身就是PC厂商),已经有两家宣布跨界到了PC产业。在此,业内不禁疑惑,在PC产业不断被业内唱衰且实际也处在下滑的今天,为何还有厂商义无反顾地加入到PC阵营中来?

尽管PC市场处在整体下滑之中,但IDC最新的报告却认为,库存水平的改进,将让PC市场在今年下半年拥有更好的基础。此外,微软Windows 10操作系统免费升级的到期,可能会刺激消费者购买更多的新设备。而另外一家市场调研公司Gartner则称,对全球PC市场而言,当前惟一的好消息是经历了连续四个季度的下滑之后,北美PC市场的出货量终于实现了增长。更令业内欣喜的是,IDC预计未来二合一笔记本将是PC新的增长动力。

除上述之外,目前PC市场还有相当的存量市场,即仍有相当的用户在使用周期5年以上的旧PC,这意味和市场对于PC依然存在着需求,毕竟用户仍然需要借助它来完成办公、学习、游戏、设计及其它任务。在人们对于PC的需求正变得越发苛刻时,如何进一步满足人们对于PC在智能化、人性化、轻薄化等方面要求,恰恰是PC产品未来创新的挑战,更是机遇。

正如最大PC电脑制造商惠普CEO迪昂•韦斯勒(Dion Weisler)在今年年初惠普财报发布上所言:我觉得整个PC电脑行业就像是一个鱼市。如果鱼新鲜,你会感觉很好;如果鱼不新鲜,你就不会买。现在的情况是,鱼市里出现了很多不新鲜的鱼,而且价格很贵。谁的鱼新鲜谁就卖得好。正是基于对PC行业整体前景及自身实力的看好,华为、小米等从未涉足PC领域的“异类”厂商,才选择与英特尔涉足PC产业。

提及创新,作为PC芯片产业老大的英特尔其实一直都没有停止过。例如目前不仅大尺寸笔记本也可以做到很轻薄,轻薄本同样可以拥有超长的续航能力、强大的性能,解决了之前轻薄、性能和续航不可兼顾的原有PC的矛盾;由英特尔提出的2合1设备的诞生,以及英特尔芯片升级带来的语音和指纹识别、快速充电技术等更多智能手机技术和功能的引入,这些均是PC产业不断创新的实证。而这些实证无疑告诉业内,现在的PC实际上已经颠覆了传统PC的在市场和用户中的形象,所谓此PC已非彼PC。

具体到产品,针对市场和用户对于商用环境笔记本安全、可靠、高效、便携等更高的需求,英特尔在处理器性能、功能上不断升级,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例如此次发布的小米笔记本采用的第六代英特尔® 酷睿™处理器就具备商用特质所需的超长续航,半秒唤醒,人脸登录,无线投影技术等功能。需要说明的是,这些功能在之前的PC上实现是无法想象的。

除了商用领域外,据gamesindustry.biz统计,2015年PC平台游戏销量额主宰了全球数字游戏市场,2015 年全平台数字游戏销售额达到了610亿美元,较2014年增长了8%。而PC平台的游戏销售额更是突破了320亿美元,这超过了手游(250亿美元)以及主机游戏(40亿美元)销售总额。可见,尽管移动设备增长迅猛,但并未影响PC作为主流游戏平台的地位。而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加入,游戏 PC 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并且更加主流。鉴于目前PC中只有1%左右可以很好地支持虚拟现实游戏,所以,在未来,我们将会看到更多符合上述配置要求的 PC 产品出现,PC 厂商没有理由不迎合虚拟现实进入游戏领域这一趋势。为了体验虚拟现实游戏,将会有不少玩家选择更新游戏配置或者更换新的 PC,PC 产品的销量也将因此上升。

众所周知的事实是,上述体验需要芯片的不断推陈出新(例如计算和图形性能的提升),例如英特尔最新的第六代英特尔® 酷睿™处理器据称可以提升2.5倍的计算性能,以及30倍的图形性能,也正是在此基础之上,用户才得以实现在游戏中的最佳体验。例如4K高清画面、更高的屏幕刷新率和更高级的游戏交互等,进而让PC产业在游戏市场找到了新的增长空间。

最后,诸如华为、小米这类厂商的进入,无论在传统PC的外观设计、技术创新、市场营销等方面均会注入新鲜的血液。例如更高的PC“颜值”、更贴近用户需求痛点的技术(例如快充)、更喜闻乐见的推广方式等,与此同时,英特尔携手类似于华为、小米这样的企业也能帮助企业形成完整的生态闭环。比如,PC可以自动同步手机端照片到云服务器,自动更新手机系统等,甚至还能渗透到智能家居等,由此不难看出,PC仍然是连接整个生态系统的个人计算中心。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华为、小米类厂商加入PC产业竞争本身就说明PC产业仍具有相当的增长空间,关键在于如何更准确地把握PC市场和用户在新的产业形势下不断变化的新的需求及在此基础之上的有的放矢的创新。

2016-08-08

文/孙永杰

日前,酷派发布重大董事会成员变动公告,原酷派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郭德英已经辞去其在董事会职位,仅担任名誉董事长一职。与此同时,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获任酷派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至此,有媒体认为此举意味着乐视对于酷派起历时长达一年、总额逾30亿元的收购彻底完成。尽管我们对于此次董事会人员的变更是否就意味着乐视并购酷派(毕竟乐视目前仅是酷派最大的股东而已)存有疑问,但今后酷派在手机市场策略的决策权应该主要是由乐视来主导应该是板上定钉的事情。那么未来的酷派会怎样?即便是按照媒体所言等同于并购的话,乐视+酷派又如何?

据酷派日前发布的《内幕消息及盈利警告》的官方通告称,因本地智能手机市场衰退及竞争激励,加之集团一系列业务重组及公开零售渠道发展效果不显,酷派管理曾估计,2016年中期(截止6月30日止6个月)业绩未经审核亏损额将达到20.5亿港元。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比对2015年同期,销售减少了约40%。造成销量下降的主要原因在于本地智能手机市场衰退及竞争激烈,同时集团的业务重组及公开零售渠道发展也未能改善销售疲软状态。而结合今年年初酷派发布的2015年财报总营收146.68亿港元,同比下滑41.1% ,而营收下滑主要受酷派正在进行业务重组和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激烈导致增长放缓两大因素,我们可以得出,酷派在国内手机市场的竞争力已经大幅下滑,且没有任何的改善,而从其在市场中真实的排名(按照出货量计)看,其不仅退出中国手机市场前5大,甚至排在第二阵营的末尾。

那么乐视全面掌管或并购后,提升酷派手机的销量是当务之急(毕竟乐视的盈利模式需要更多的手机出货量带来其生态所需的基本的用户基数),而提升销量的惟一手段就是价格,这除了乐视自己在手机市场中一贯和善用(硬件免费+生态盈利)的策略外,还有酷派本身的实力已经难有通过走中高端市场盈利的能力(去年和今年上半年的巨亏是最好的证明),随着而来的问题是,本身就承受巨额亏损的酷派,如果乐视依然采取价格策略的话,其亏损势必会继续扩大,更为重要的是,这种加大亏损究竟能在现有的基础上提升多少酷派手机的销量?按照之前酷派的预估,其今年全球手机的出货量应在3000万部左右,其中国内市场2000万部,海外市场1000万部。而从乐视此前第二次增持酷派的股份时所言今年乐视+酷派手机销量为5000万部~6000万部看,短期内乐视难以从酷派手机销量中获得可观的生态用户基数,但亏损加剧却是必然。

再看乐视,虽然按照乐视今年预期的乐视手机出货量将达到2000万部,较去年的1000万部增加了1倍,但业内知道的是,去年乐视手机所处的终端业务营收为60.89亿元,但却付出了高达81.86亿元的成本,也就是说乐视手机所处的硬件业务出现了20 。97亿元的亏损,且亏损额度不小。那么今年完成2000万部手机销量的亏损又会是多少呢?即便是是因为销量的提升,会降低部分成本导致亏损相对减少,但由于这部分较少的亏损可能会因为掌管或者并购酷派而被叠加。

当然这最终取决于此次董事会成员变动后,乐视与酷派的关系。如果并非意味着并购,那么酷派和乐视的手机业务还是各算各的,而按照双方各自的出货量计算,二者基本还是处在被边缘化的位置,且均亏损;如果二合一,年出货5000万部,依然进不了智能手机产业的第一阵营,且合并亏损可能进一步加剧。而导致上述结果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酷派本身有效增长(不仅是出货量)乏术,而乐视无论是掌管还是并购酷派促其增长的手段除了沿袭乐视手机固有的价格策略外也是乏善可陈。但对于硬件免费的策略,就连之前与乐视理念相同的360均改变了看法。即360掌门周鸿祎日前在极客公园奇点峰会中称厂家通过手机硬件挣钱是非常合理的。而360看法的转变,不仅让中国,让全球智能手机产业主张硬件不挣钱的乐视模式显得更加缺乏存在的合理性和形单影孤。

最后我们在提及一下支撑乐视模式的乐视生态。在此我们不妨以乐视时常抨击的苹果为例,众所周知,其在最新季度来自于这些用户的软件和服务的营收为60亿美元,超过了Mac电脑(52亿美元)、iPad(49亿美元)和包括Apple TV和Apple Watch的“其它”业务(22亿美元),成为苹果第二大营收来源,而这是在苹果目前有近10亿的全球用户,且均是高价值用户的基础上取得的。相比之下,乐视无论从用户规模还是价值上均相距甚远,也就是乐视的生态模式真正实现其CEO贾跃亭所言的那种规模和理想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另据国内的权威数据机构统计,2015年的乐视视频在中国视频网站的排名尚未进前五,可见即便是和国内同行相比,内容上乐视也不占优势。

此外,今年乐视迫于资金的压力已经将购买内容版权改为“保底+分成”,而势必让本就在内容上不占优势的乐视少了个之前一直自诩的独家内容的优势。而支撑优势的缩水,反过来势必会作用到硬件的销售上,主要体现在销量提升有限,或者以更低的价格来促进销量,进而让亏损加大。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此次乐视掌管还是最终并购酷派,其在产品和营销策略上相较之前并无二致,这不仅对于提升销量,改变双方在手机市场中的位置有限,反而又背上了一个硬件亏损的“乐视”或者两个“乐视”硬件亏损的叠加。

2016-08-05

文/孙永杰

据最新财报显示,特斯拉最近一个季度的亏损为2.932亿美元,除去员工股权激励开支和偿还债息开支等一次性项目,公司亏损为1.495亿美元,而这已经是特斯拉连续13个季度亏损,尽管如此,其CEO马斯克在财报公布后表示,公司的成长说明它并不缺乏盈利能力。不过,从特斯拉最近的遭遇看,其现实面临的问题远不是赢利。

众所周知,不管是传统汽车还是未来的如特斯拉的电动(包括自动驾驶和无人驾驶)汽车均属于规模经济产业,即最终决定赢利与否在于产能。但从目前看,其产能与能否实现赢利的规模经济目标相距甚远。例如最新季度财报显示,拉特斯拉二季度交付车辆14402辆,未达到预期的17000辆,低于第一季度的14810辆,而从目前的交付数据来看,上半年的交付甚至不到3万辆。即使下半年实现了特斯拉预计交付将达到5万辆的目标,全年8万辆的销量底线恐怕也是难以有保障。为此,连马斯克都承认,虽然特斯拉在今年上半年期间,一直在努力地造车,但仍深陷“产能地狱”(production hell)。究其原因,主要是特斯拉目前仍采取自家造车的方式,如果增加产能,势必需要投资建立更多的制造工厂,而汽车制造工厂动辄就是10亿美元规模级别的投资,例如此前传统汽车大厂日产汽车公司为了仅为了增加其电动汽车的产能就投资了15亿美元,这无疑又会给本就亏损的特斯拉造成资金的压力,尤其是在目前特斯拉现金流为负的情况下。

对于产能,需要补充说明的是,美国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对于纯电动汽车,45%的受访者认为电动汽车和汽油动力汽车没什么区别。仅有20%的受访者打算购买一辆纯电动汽车,而大部分消费者不愿购买电动汽车,主要原因是电动汽车价格高,续航里程短。该研究表明,55%的美国人认为电动汽车价格过高,虽然超过半数的受访者拥有超过一辆汽车。但7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会花费超过3万美元再买一辆车。42%的受访者表示,要是再买一辆车,其价格不能超过2万美元。而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决定价格高低的核心要素已经是产能,否则特斯拉的销量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无法实现质的提升,进而始终陷入在产能、销量与规模的怪圈中,尽管特斯拉目前似乎解决了制约电动汽车购买的续航里程的问题。

除了产能之外,在本次财报会议上,马斯克称,现有的硬件技术已经足以构建完全无人(包括自动驾驶)汽车,但是开发商需要更精确的车载地图和适合车内运行的狭义人工智能技术等相关的软件技术,而业内知道,无人驾驶技术是马斯克所坚持的特斯拉计划的核心内容。为此,特斯拉正在致力于地图应用以及相关的人工智能技术。但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在地图和人工智能技术方面,与谷歌、Facebook、微软等巨头相比并没有优势,尤其是同样在自动和无人驾驶汽车领域发力的谷歌相比。其实,业内对于特斯拉在软件技术的实力一直持有保留的态度,而这种保留态度通过此前特斯拉放弃打造其自己的车内生态系统(改为兼容苹果和谷歌的车载生态系统)可见一斑。而随着传闻中苹果将“造车”的核心转向软件,未来特斯拉在软件方面的挑战会更大。

既然软件方面特斯拉鲜见优势,那么在马斯克宣称的已经成熟硬件方面又当如何?既然特斯拉的核心除了目前的电动汽车,还有自动和无人驾驶汽车,那么自动驾驶系统及组件就显得尤为重要,而这些特斯拉均依靠其他公司。但不幸的是,由于近期特斯拉的Autopilot频发事故,其Autopilot的第一供应商Mobileye近日宣布,当前合约期满后,将不再为特斯拉的Autopilot自动驾驶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当然,我们不能确定究竟为何Mobileye会终止与特斯拉的合作,不过从近期曝出的特斯拉夸大其Autopilot的功能误导用户,甚至特斯拉内部员工都称,马斯克明知Autopilot不成熟,但依旧置员工的建议于不顾投入市场看,也许Mobileye终止与特斯拉合作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马斯克这种“胆大妄为”。而从Mobileye的产品现在占有全球市场90%的份额,系ADAS领域的第一供应商,其在与特斯拉解除合作关系后,宣布与宝马和英特尔合作看,显然特斯拉在未来失去了一个重量级的合作伙伴。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有强大的数据,但特斯拉还没有建立属于自己的地图系统,如果想要建立自己的地图,就必须加入Mobileye的REM地图项目(该项目的主体是一个包括稀疏3D信息、详细1D信息的众包地图。这意味着与Mobileye合作的厂商的车辆的行驶数据都将在这个平台上实现共享,用于改进自动驾驶的算法)。在这个项目中,所有数据都会被所有项目成员共享。作为目前在里程积累上远超其他公司的特斯拉当然不愿把自己的数据分享出来,尤其是分享给那些传统车企。这意味着前述特斯拉在软件方面的软肋在未来可能会进一步被放大。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在连续13个季度亏损背后,反映出的是特斯拉在现在和未来发展过程中存在的诸多软肋和矛盾,而如果特斯拉不能适时调整自身的产品与市场策略,不要说盈利,进一步的发展都是严峻的挑战。